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当直女穿进百合文 作者:人间甜橙(101)

字体:[ ]

  纪荇烟呆站在门口,房间里没有开灯,客厅里只有隐约从外面透进来的光茫,要是此刻有另一个人看见这副场景,大概会被吓得说不出话来。
  而唯一有可能看见这副场景的另一个人,此刻已经熟睡了过去。
  纪荇烟第一次痛恨自己遇到的这些事情,为什么偏偏是她,遇到了一个不要脸的父亲,又被人用最在乎的东西威胁,做着一些违心的事。
  为什么她就遇不到一个真心对她的朋友。
  为什么,要在她以为遇上了独属于自己的宝贝,为此感到窃喜时,又告诉她,她的宝贝很有可能不是属于她的。
  纪荇烟已经学着很坚强了,她才十八岁,就强行把自己的心理年龄锻炼成了二十八岁,平时在外人面前冷着一张脸,用冷漠去抵挡别人的攻击。
  是不是她坚强了太久,所以别人就以为,她不会感到痛,也不会悲伤。
  纪荇烟想着,慢慢松开了手,她没有尝试去打开房门,而是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膝盖,将脸埋进胳膊间。
  过了不知道多久,系统才发现,她的身体在轻轻颤抖,最后房间里响起了很轻的呜咽声。
  那声音持续了很久很久。
  顾景禾第二天早上醒来,先是感觉到头晕,随后意识慢慢清醒,她扭头往旁边看去,被纪荇烟的惨状吓了一跳。
  对方身上带着许多的痕迹,有的深有的浅,顾景禾很确定,这些痕迹昨天晚上还没有,大概是女主自己掐出来的。
  可为什么对方的脸颊会这么红?
  甚至就连眼尾,也透着一层艳红,脸上还残留着泪痕,睡的呼吸沉沉。
  顾景禾脑海中有昨晚两人纠缠的画面,可那不是对方的心头弄出来的幻象吗?
  所以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女主居然哭了???
  纪荇烟还没醒,顾景禾坐起身来,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系统,昨晚她到底做了什么?”
  那可真是太多了,系统憋了一晚上,好不容易能够说出来,它先是叫了一声,然后才幽幽地说道:“你就准备等死吧。”
  顾景禾:???
  “等等,你让我缓一缓。”
  “确定我昨晚是真的睡着了吧?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吧?”
  系统哼了一声,“你确实是没做,可是你的手机,暴露了太多!”
  顾景禾心里惊了一下,从一旁的床头柜上拿起自己的手机,“我的聊天记录应该没有问题。”
  “但是女主在你的好友列表里看见了何小禾。”
  顾景禾深深地沉默了,她维持着拿着手机的动作,半晌没有反应,整个人像是被定住了一样,只有眉头微微蹙起。
  “也不知道女主昨晚脑补了什么。”
  “看她这样子,估计也不是啥好事。”
  系统看着顾景禾的表情越来越难看,心里竟然还有点爽,“谁让你不把证据处理干净?”
  顾景禾嘶了一声,似乎已经想象到何小禾会遭遇些什么,忍不住打了个冷战。
  完了完了,她还能下床吗?
  “答应我,实在不行,就把何小禾这个身份弃了吧。”
  顾景禾闻言,顿时皱起眉头,“那怎么行?”
  “你不要慌,我能圆过去。”
  系统默了默,“我怎么感觉慌的只有我,你好像一点都不慌?”
  “难不成,手机里的东西…是你故意留下的?”
  顾景禾立马严肃起来,语气十分正经:“别瞎说,我会自己找死吗?”
  系统:那可不一定。
  顾景禾收起手机,她先是下床洗漱了一番,然后才回到房间,叫醒纪荇烟。
  纪荇烟也不知道是几点睡的,被她叫醒的时候,两只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里面满是红血丝。
  “你怎么…”
  顾景禾抬手摸了摸对方的脸蛋,她清楚地从纪荇烟的脸上看到了厌恶的神情,只是很快,对方就收敛了情绪,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顾总…”
  纪荇烟说话时的声音很沙哑,如果不认真听,或许都听不出来她在说什么。
  这是哭了多久…
  顾景禾脸上露出了些微的心疼,要是何小禾,或许还能给这时候的纪荇烟一个拥抱,总裁却只能用大拇指抚摸对方的眼下,只有短短几秒,便收回了自己的手。
  纪荇烟没有错过顾景禾脸上的表情,她勾了勾唇角,在心里嘲讽地笑了一声。
  心疼?
  顾景禾这是在心疼她?
  这未免也太可笑了。
  “起来洗漱吧,待会儿我送你去学校。”
  顾景禾不忍心再看她的脸,怕自己看到那双充满了红血丝的眼睛时会心软,她不忍心伤害纪荇烟,却又知道,这是对方必须要经历的。
  这样一步一步地来,总比直接告诉她,何小禾跟顾景禾是同一个人好。
  顾景禾站起身来,背对着纪荇烟,开始脱衣服。
  她的背上也带着几个红点点,分布在蝴蝶骨和腰窝附近。纪荇烟面无表情地看着,过了几秒,突然笑出声来。
  顾景禾拿衣服的动作一顿,却没有回头看她,也没问她笑什么。
  反倒是纪荇烟先开口,她从后背覆上来,左手搭在顾景禾的肩膀上,右手从脖颈处横过去,垂在顾景禾身前。
  贴的近了,纪荇烟的呼吸就喷洒在顾景禾的耳侧,说话时的声音越发沙哑。
  “顾总。”
  “你对我的伺候还满意吗?”
  说话时,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她的手臂略略收紧,勒着顾景禾的脖子,让她感觉到了不舒服。
  女主不会是想勒死她吧?
  顾景禾很认真地想,说不定纪荇烟真有这样的想法。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