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当直女穿进百合文 作者:人间甜橙(26)

字体:[ ]

  “同样的,我会被她吸引,也是因为我理解到了她的美,换句话说,我并不是被她吸引了,我是被美色吸引。”
  “这跟她的性别无关,我只是单纯地欣赏了美而已。”
  “我被她的美色吸引,又喝了酒,一时做出违背心意的事情,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你不能因为这个,就怀疑我的性取向。”
  系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她被顾景禾的歪理惊呆了,细想之下又好像觉得有点道理。
  它不再说话,顾景禾偷偷笑了一声,也不多说,就让它自个儿琢磨。
  一直到顾景禾回到云间水岸,洗了澡躺在床上睡熟了,系统突然察觉到了不对劲。
  不对啊,就算是被美色吸引,若是真的没有点想法,又怎么会付出行动?
  就连宿主之前也说了,女孩子会欣赏女孩子的美,可世界上依然有那么多直女,人家也没对女孩子下手啊!
  果然还是宿主用歪理在糊弄它吧!
  可惜这会儿宿主已经睡着了,系统也不敢打扰她,等到第二天再想起来,顾景禾已经不愿意同它讨论这件事情了。
  纪荇烟昨晚忙起来,忘记回复何小禾的消息,今天快上课时才想起来。
  主要是今天何小禾没有坐在她身边,纪荇烟的视线不动声色地在教室里扫了一圈,没有看见何小禾的身影。
  直到还有最后一分钟上课,何小禾才抱着书急急忙忙地跑进教室。
  还好纪荇烟身边没有人,顾景禾松了一口气。
  纪荇烟抿唇,递给她一张纸巾。
  顾景禾接过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还好,总算是赶上了。”
  纪荇烟打量了她几秒钟,突然发现,她的虎口处蹭了一块黑色的痕迹。
  “这是什么?”
  顾景禾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然后像触电了一样,立马缩回手,背在背后,“没,没什么。”
  纪荇烟还要说话,顾景禾赶紧打断她,“快上课了,有什么话咱们下课再说,好不好?”
  纪荇烟的心情从担忧变为了烦躁,那块痕迹明显就是在哪里蹭上的,像是灰尘,可何小禾好像不太想告诉她。
  纪荇烟坐直身体,任由顾景禾可怜兮兮地看着她,也没给对方一个眼神,像是真的认认真真地在听课。
  如果不是一节课过去,她连笔记都没写,顾景禾或许就真信了。
  一直等到下课,顾景禾坐立不安,还时不时地看一眼门口。
  纪荇烟冷笑一声,怎么,不想告诉她,就想躲着她吗?
  她一只手放在顾景禾的椅背上,“说吧。”
  顾景禾的手还被在背后,那双清澈的小鹿眼红通通的,里面盛着泪水,“我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真的没事。”
  纪荇烟直觉她在说谎,“你今天为什么这么晚?”
  平时何小禾一直都很早,今天却是要上课时才匆匆忙忙地跑进来。
  顾景禾也很无奈,她今天比平时切换小号的时间早了半个小时,谁知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就遇上了一段属于何小禾的剧情。
  何小禾住的地方并不安全,这个不安全,并不单指晚上,早上她急急忙忙出门时,竟然被一群小混混给拦住了。
  看见那群人围上来的那一刻,顾景禾甚至想算一算,自己今天是不是不宜出门。
  大白天的,那些人相比晚上来说要收敛了不少,再加上顾景禾很听话,要什么给什么,那些人也没为难她,拿了钱就走了。
  但顾景禾却想到了一个很妙的主意,她要借此机会,让纪荇烟看一看,何小禾究竟有多可怜。
  但凡有别的方法,她也不会用这一招,可纪荇烟实在是太难接近了,顾景禾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打动她。
  手上的那一块痕迹是她自己蹭的,这具身体比较弱,也很敏感,虽然没有蹭破皮,却也给她带来了不小的疼痛。
  顾景禾当时就眼泪汪汪,后悔自己用了这样的方法,可现在看着纪荇烟担忧的目光,她又觉得值得。
  纪荇烟问她为什么这么晚,顾景禾故意躲开她的视线,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心虚,“我,我起的晚了。”
  纪荇烟眯了眯眼,脸颊凑近了一些,她的目光凌厉,顾景禾一对上就吓得直流泪。
  “你说谎。”
  纪荇烟压低了声音,“哭什么?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在教室里哭吗?”
  顾景禾转头一看,周围的同学都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她。
  她赶紧擦了擦眼泪,“我没有…”
  “那你就说实话。”
  纪荇烟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要操心这样的小事,毕竟何小禾只是一个才认识了几天的普通朋友。
  可她看着何小禾手上的痕迹,就有些不悦,像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沾染了一样。
  就算是欺负,那也只能她欺负何小禾。
  顾景禾泪汪汪的,“我说…我早上来的时候遇到一群小混混。”
  她把自己被抢钱的事情一说,纪荇烟脸色更冷了。
  顾景禾吸了吸鼻子,伸手拉着纪荇烟的衣袖,“荇烟,我没有说谎,都告诉你了,你别生气。”
  纪荇烟沉默地注视她的眼睛,从那双满含泪水的眼睛里看出了浓浓的不安。
  “荇烟,我以后都不对你撒谎了,你别生气,别不理我。”
  纪荇烟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好。”
  顾景禾擦干净眼泪,见纪荇烟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看,也不敢主动跟她说话。
  熬到放学,顾景禾正准备收拾东西回家,纪荇烟就开口说道,“你去哪儿?”
  “我…我回家做饭。”
  纪荇烟扫了眼她嫩白的手指,“你还会做饭?”
  “我会啊。”顾景禾的双眼还是红通通的,脸上却露出了灿烂的笑容,看起来更像无害的小兔子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