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当直女穿进百合文 作者:人间甜橙(32)

字体:[ ]

  系统幽幽道,“这不正跟你是绝配吗?难道你没有对她演戏。”
  半斤八两吧。
  反正她和女主是在互相敷衍。
  顾景禾这样想着,手指用力抬起了纪荇烟的下巴,“等我腻了的那天,我会告诉你的,不要奢望你得不到的东西。”
  纪荇烟嘴唇微颤,“我明白了。”
  顾景禾松开手,坐直身体,此后一直没有人说话。
  直到车辆行驶到纪荇烟住的公寓楼下,按照以往的例子,纪荇烟就该下车跟顾景禾道别了。
  然而今天,她却并没有动,只是用手指勾了勾顾景禾的手。
  顾景禾转头看着她,“怎么了?”
  纪荇烟先是试探着勾弄她的指尖,然后伸手握住了她的一根手指,“顾总,天太黑了,我点儿害怕。”
  “您,您可以陪我一起上去吗?”
  顾景禾:哇哦,她在邀请我。
  按照她的计划,今天就已经差不多了,然而女主却反常地主动邀请她,顾景禾犹豫了几秒钟,果断跟着女主上了楼。
  她在心里说服自己,上次本就打算找个时间过来看看,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挺好的。
  公寓是助理买的,经过了顾景禾的同意,环境自然不可能差,只是里面没放多少东西,看起来有些空,少了生活气息。
  纪荇烟转身走进厨房,给顾景禾倒了一杯热水。
  “顾总,这里没有茶叶,您就将就着喝吧。”
  顾景禾背靠在沙发上,姿态慵懒地看着她,“你请我上来,就是为了喝口热水?”
  纪荇烟勾了勾唇角,她的目的远不止如此。
  顾景禾一直不愿意碰她,纪荇烟找不到机会更进一步,毕竟她在面前的人设是口嫌体正直,要矜持。
  没想到,今晚Ahena的出现,正给了她这样一个机会。
  无论她今晚做了什么不符合人设的事,她都可以说是自己受到了刺激。
  况且在车里时,她就问过好几个敏感的问题,已经做好了铺垫,就算后面再发生些什么,她也有解释的理由。
  纪荇烟在顾景禾的水里放了一点儿安眠药,剂量并不重,只会让顾景禾感到困倦。
  她怕系统没能及时电晕顾景禾,所以做了两手准备。
  纪荇烟脱去自己的外套,两条又白又直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她走向顾景禾,细软的腰肢微微扭动,带着独属于她的香味,一起刺激着顾景禾的大脑。
  顾景禾眯了眯眼,神色越发慵懒,在她不知不觉的时候,她的脸上也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
  纪荇烟在顾景禾身边坐下,顺手从旁边的水果筐里拿出一个橘子,“顾总今晚喝了不少酒,吃个橘子吧。”
  她的手指纤细修长,指节还透着淡淡的粉,手指捏着橘子的皮,像拿着珍宝一样,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顾景禾像看表演一样,看得很专心,同时忍不住偷偷看了几眼自己的手指。
  “她的手指比我的还要长,啧,不愧是女主啊,作者的亲女儿。”
  系统嘿嘿嘿地笑好一会儿,笑得顾景禾莫名其妙,根本不知道笑点在哪里。
  “唉,宿主你不行啊!”
  不行???
  “因为你手指没她长。”
  顾景禾反映了好几秒,才明白系统的意思,“啧,你好脏。”
  她是直女啊,根本用不到手指,也不会用别人的,谁长谁短都无所谓。
  系统真是不放过一丝一毫开车的机会,如果不是确定自己拿的是虐恋情深的剧本,顾景禾都要怀疑,她绑定的是十八叉系统。
  纪荇烟剥好橘子,没等顾景禾伸手接过来,就掰下其中的一瓣,手举着喂到顾景禾嘴边。
  顾景禾微微启唇,咬住橘子,却没有用力,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纪荇烟。
  纪荇烟也不松手,眉眼弯弯地同顾景禾对视,气氛一时暧昧至极,看得顾景禾脑海中的系统疯狂尖叫。
  “宿主,你也太会了!”
  顾景禾咬住橘子,稍一用力,纪荇烟就松开了手,指尖被橘子汁染得湿润,轻轻抵在顾景禾的唇边。
  等顾景禾含住橘子以后,纪荇烟才收回手指,不着痕迹地在裤子上使劲蹭了蹭。
  她的脸上还带着笑,双眼里盛满了期待,脸颊上透着害羞的红,“顾总,甜吗?”
  顾景禾嘴里弥漫着橘子的香甜味,她探出舌尖,将唇瓣上的一点儿汁水勾进嘴里。
  “你问的是橘子,还是别的?”
  纪荇烟目光越发勾人,声音也低了一些,像情话一样温软动听,“都有…”
  顾景禾伸手搂住她的腰肢,“都甜。”
  说这句话时,她的手在纪荇烟的腰肢上轻轻拨弄。宽松的衣摆往上滑了一些,顾景禾摸到纪荇烟细嫩的皮肤。
  她先是一愣,随后用手指紧扣住那截腰肢,手心温热的皮肤触碰到纪荇烟的腰,带来一阵灼烧般的热意。
  纪荇烟尽力放软身体,可腰侧的手存在感太强,顾景禾的力气并不重,可纪荇烟仍然觉得,腰像被铁钳禁锢住一般,让她难以逃脱。
  顾景禾这会儿意识还很清醒,纪荇烟挣脱不了,只好就着这个姿势,将剩下的橘子喂给顾景禾。
  顾景禾发誓,自己一开始是真的想要认真应付女主,可是橘子真的太甜了。香甜的汁水滑过喉咙,带来味觉上的满足,顾景禾一时想不起其他事情来,脑海里只有橘子。
  等她回过神来时,女主已经从一旁的沙发上坐到了她的大腿上,正低头眼含春意地看着她。
  那张柔软的嘴唇呵气如兰,说话时的声音又低又轻,是情人的撒娇,带着娇憨,勾在脖颈间的手臂则是缠住她的藤蔓,顾景禾再难逃脱。
  她双手搂着纪荇烟的腰,仰头在纪荇烟脖颈间轻轻嗅了一下,果然闻到一股清甜的香味,比刚才吃进嘴里的橘子还要香甜了几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