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当直女穿进百合文 作者:人间甜橙(49)

字体:[ ]

  这是她第一次如此明显地对纪荇烟撒娇,不同于以往的隐晦,这次说完,她甚至还拉着纪荇烟的衣摆晃了晃。
  “荇烟…”
  纪荇烟微一愣神,被她这幅娇憨的模样弄得心跳加快,甚至有种想要再捏她的脸的冲动。
  忍住,否则等会儿何小禾真该生气了。
  “就那么想给我吹头发?”
  何小禾性格胆小,人也害羞。
  如果是平常,纪荇烟这样问她,她估计会羞红了脸,不好意思回答。没想到这会儿,她虽然依旧是含羞带怯的模样,却轻轻点了点头。
  “荇烟,你就让我给你吹吧,不会很久的。”
  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执念?
  纪荇烟败下阵来,背对着何小禾坐下,任由对方轻柔地撩起自己的头发,用暖风仔细吹着。
  她的发丝上带着一股洗发水的香味,被吹风机一吹,连空气里都是香的。顾景禾挨的近,吸了一鼻子,顿时觉得连喉咙里都带着这股香味。
  太甜了。
  顾景禾砸吧了一下嘴,还好,吹风机的声音掩盖了她砸吧嘴的声音,没让纪荇烟发现,否则这行为怎么都解释不通。
  系统也很迷惑,“你为什么这么坚持要给女主吹头发?”
  难不成在人类的思维中吹头发,代表着一种特殊的含义?
  顾景禾笑了笑,“你还是太年轻。”
  她不过是想要试探一下纪荇烟罢了。
  她不是理发师,也不是纪荇烟家的下人。
  给对方吹头发,是一种亲密的行为,因为要把自己的脑袋和后背交给对方,如果不是非常信任,依着纪荇烟的性子,大概是不会同意的。
  如果纪荇烟拒绝了她,那说明对方对她尚且还有着防备,顾景禾还需要再努力。如果对方立马同意了,顾景禾更要谨慎,那说明纪荇烟也别有目的,恐怕也是在试探她。
  只有像这样,纪荇烟一开始否决,却在她的撒娇中败下阵来,才说明纪荇烟已经在试着慢慢接受她。
  虽然依旧对她有些许防备,却会因为她的撒娇妥协,这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信任。
  纪荇烟,其实已经接受她了。
  这说明她今晚的计划有很大概率会成功,但还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一个让纪荇烟再次提起这件事的机会。
  给纪荇烟吹完头发,顾景禾飞快将自己的头发也吹干。相比起给纪荇烟吹头发时的细致温柔,她折腾自己的头发就要粗鲁得多。
  头发被她揉得乱糟糟的,却也显得生动可爱。
  纪荇烟看着,忍不住揉了揉她的头发,“别太用力,头发会掉。”
  “掉了就算了,我还年轻,会长的。”顾景禾微微闭上眼睛,将吹风机对着自己的脑袋一阵吹,头发被吹得乱飞,扫过纪荇烟的脸颊,带着一阵香气。
  纪荇烟眸光越发深邃,伸手握住吹风机,稍一使劲,吹风机就到了她手里。
  顾景禾睁开眼,回头看着她,神色间带着茫然,“怎么了?”
  “刚才是你给我吹的,现在换我来帮你。”
  比起纪荇烟刚才的一再推脱,顾景禾就要简单的多。
  她松开手,让纪荇烟拿走吹风机,随后闭上眼睛,享受着对方的贴心服务。
  纪荇烟比何小禾高,从她这个角度,能看见何小禾的耳朵和锁骨。
  原本白皙的耳朵红了一片,就连锁骨处皮肤也染上了淡淡的粉。纪荇烟假装不经意地碰了一下何小禾的耳朵,果然感受到一阵滚烫的温度。
  她唇角微勾,弯腰凑近何小禾的耳朵,“你热吗?”
  顾景禾吓了一跳,这下就连眼角都是红的,整个人像一颗鲜红多汁的水蜜桃,往外冒着浓浓的香气。
  她虽然瘦,却并不是病弱苍白的,只会让人觉得她小小的一只,很适合抱在怀里。
  纪荇烟这样想着,思绪微微一凝,手上的动作也慢了下来,热风吹的顾景禾头皮生疼。
  顾景禾:我怀疑她在报复我。
  她赶紧躲开,却没想到纪荇烟还勾着她的一缕头发,这下扯着两个地方都痛。
  顾景禾疼得眼泪都出来了,泪汪汪地转身看着纪荇烟,“疼…”
  纪荇烟咳了一声,她不该在这种时候走神,“抱歉。”
  “让我看看,烫着没有?”
  这能有多痛,再加上她躲的及时,那股疼痛感早就缓过去了。
  纪荇烟却勾着她的后脑勺,将人拉向自己,顾景禾一时不察,跌在她怀里,伸手抓住了她的一点儿衣领。
  系统顿时笑了,“这是一个多么美妙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场景,女主这扑面而来的攻气。”
  当然了,假如这不是女主对宿主的,或许它会更高兴一些。
  她说自己弯就算了,还说自己受,顾景禾顿时就不高兴了。
  “我只是这一具身体长得矮一点,但我本人是很攻的,你凭什么说我受?”
  系统啧啧两声,“你看上去怎么也不像是攻,况且你这身体也不止是矮一点吧?”
  顾景禾不以为然,“矮怎么了,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矮就矮,一边劳动,一边吃.奶。”
  系统先是微微一愣,随后大惊,不可置信地叫道:“你好脏!”
  顾景禾随即也反应过来,脸颊微红,她怎么被系统给带坏了?
  不应该,实在不应该。
  这不是一个直女该说的话。
  她反省。
  纪荇烟微微闭眼,果然跟她想的一样,何小禾的身高正适合被她抱在怀里。
  尤其是像现在这样,对方像一只听话的宠物一样,乖巧地趴在她怀里。
  纪荇烟眼里露出满意的神色,随后动作轻柔地替顾景禾吹好头发,再也没发生刚才那样的事。
  吹完头发,顾景禾的肚子就咕噜叫了一声,纪荇烟揉了揉她柔顺的头发,“饿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