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邻校宿敌对我俯首听命》作者:慵不语【完结】 [

字体:[ ]

  邻校宿敌对我俯首听命 作者:慵不语
  文案:
  贺之漾在高中毕业之夜喜提穿越,成了京城国子监的学生。
  日天日地,盘踞京城,小少爷贺之漾的古代生活很惬意。
  可惜他耀武扬威的生活一夜之间画上句号——锦衣卫搬到了国子监隔壁。他们个个肩宽腿长,眼神凌厉,是人见人畏,从不干阳间事儿的“朝霸”。
  贺之漾为重振国子监,决定堵住隔壁最冷峻凶悍的少年乔岳,提出约架。
  谁知渐渐地,约架变约会,宿敌成情人。
  贺之漾给隔壁宿敌的情信被同窗看到,本以为跨校恋情终于大白于天下。谁知同窗一脸心痛:“为折辱隔壁,漾哥竟不惜以身为饵!”
  贺之漾:“?”
  世人常以投掷花果表达爱慕,乔岳立于两校围墙之上,和贺之漾暧昧对视,你掷我接。被人瞧见后本以为流言四起。
  谁知国子监众人:“隔壁那帮锦衣卫竟敢砸漾哥!冲啊!”
  两校气势汹汹陷入混战。
  乔岳:“……”
  两人从高处坠下,装晕紧紧相拥。
  国子监叽叽喳喳:“我们漾哥怎会晕厥?定是锦衣卫没接稳!”锦衣卫不甘示弱:“我们千户跃山崖如履平地!我看八成是被人砸晕的。”
  乔岳张开双眸,贪婪凝望怀中人,哑声道:“无妨,我只想当着全天下抱抱他。”
  向来嚣张的贺之漾乖巧缩在某人臂弯,嘴角翘起。
  被虐到不知所措的众人:“哈?”
  不是……这说好的宿敌呢?
  世道变了?国子监和锦衣卫竟然相爱了?
  #全京校都不相信我们会相爱#
  #从宿敌到恋人的古代校园甜文#
  霸道冷戾锦衣卫攻VS日天日地健气小少爷受
  1攻在锦衣官校,受在国子监,攻后期会本性暴露严重食肉。古代小少爷们的轻松校园日常,无权谋。
  2架空明代,每晚九点更新,谢谢大家支持陪伴~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欢喜冤家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之漾乔岳 ┃ 配角:同学们老师们家长们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当国子监遇上锦衣卫
  立意:少年可以跨越世俗定义的偏见
 
 
第1章 曲线救校   这帮锦衣卫人狠话不多,搬隔……
  京城深秋,北风掠过枝头。
  寒气袭来,人们不愿多走动,任安伯府却人声鼎沸,脚步纷乱,丫鬟小厮们捧着皮裘被褥,抬着漱盆春凳,门里廊外的穿梭。
  乌漆大门前依次排着数辆垂有流苏的马车,小厮们把几箱物件手脚麻利地搬进一车里,清点完毕后摆手道:“这一车可以走了。”
  早已等待不耐烦的马夫甩手扬鞭一抽,车身缀着的流苏在风中簌簌摇晃。
  “当心!”那小厮轻斥道:“这是我们小爷饭后漱口用的汝窑牙杯,可金贵呢,摔坏了可仔细着你的皮!”
  马夫拽下缰绳缓了马速,忍不住摇头腹诽,他来搬趟东西倒是长了见识,这伯府家的小爷睡前睡后刷牙,饭前饭后漱口,吃穿比旁人家的闺女都讲究呢。
  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怠慢,只盼着赶紧把这车金贵皮脆的物件送到国子监交差。
  “哟。”有路人停下脚步,看了眼巍峨大门上高悬的鎏金牌匾道:“瞧这阵势——也没听说任安伯要搬家呐。”
  “伯府自然不会搬,是他家小儿子,诺,吵闹着要住学里去呢。”
  那人惊道:“这个时节不太平,国子监的学生都往家里赶,他要去住学里?”
  国子监原是京城最太平的净土,风刮不着雨淋不着,什么世事也沾染不了。
  可就在前几日,锦衣卫的武学生们从距京城五十里远的虎踞关奉旨回京,要在京城择地开校!
  这些武校生是天生的煞星,个顶个的凶悍冷厉,日后直接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锦衣卫,执掌诏狱气势汹汹,谁人听了不想撒腿就跑?
  京城人人烧香祈祷,只盼着那校址千万别选在自家附近。
  而圣上早有打算,他苦于本朝文武失和,早已瞄准国子监东畔的菜园空地,决定让国子监再腾出一片校舍,临时修缮后,当成武学生们操练念书的地方。
  他想着两校学生都还是十几岁的孩子们,以后吃住学习离得近了,近水楼台来往密切,慢慢性情相投,总比他日在朝堂上针锋相对好……
  皇帝想得挺好,国子监却完全不配合。
  锦衣卫人影还没到,他们已连夜搬家,宁愿两头跑着辛苦,也不愿住校里和虎狼为邻。
  怎么伯府家的小少爷偏偏要在这时节住校里?
  “你真要去学里住?”任安伯夫人坐在炉畔,看着丫鬟仆从围绕儿子团团转:“本就不是正经念书的人,偏还要去住学堂,天气日渐冷了,去那学里住岂不是自找罪受么?”
  屏风后头,贺之漾下巴微抬,对镜松了松狐皮围领,语气散漫:“眼下成绩好不是国子监入住资格,胆子大才是。”
  少年不过十六七,足蹬羊皮小靴,身罩绯色的斗纹鹤氅,活脱脱一个白皙娇贵的少爷,只一双水眸微微上挑,漾着冷冷的嚣张。
  伯夫人看了儿子一眼,不解道:“你吃住都在校里,那自然是奔着学习去的,若你不是为了冲刺旬考,去校里住岂不是亏了?”
  贺之漾晃晃手心里明晃晃的校舍钥匙,唇角噙了笑:“你儿子脾气臭胃口刁,谁能给他亏吃?”
  他自然不是去冲刺旬靠,他是要好好地刺激新搬来的锦衣卫。
  这帮锦衣卫,搬到他隔壁连个招呼都不打一声,还人狠话不多,借着圣旨的名义,直接让礼部把东边两大片校舍都划了过去。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