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强制宠溺 作者:赤念(下)

字体:[ ]

 
 
 
 
     第八十五章 硝烟
    
 
     可即使拼菜风波过去,饭桌上依然沉默。
    是的沉默,不仅仅是沉默,是比沉默还要沉默上三分的压抑。
    三道明晃晃的视线,像是钢针一般扎在人的身上,男人不得不将脑袋从碗里抬起来。
    对上吴晴晴一副你不懂事的样子,吴彦这才注意到易旸和麦尔特的面前。
    果然碗筷都是干干净净的,吴晴晴之前夹在他们面前的食物依旧孤零零的躺在那里,完完整整的样子不见丝毫改变。
    “怎么不吃啊,这个凉了可不好吃了。”说着,男人拿起干净的勺子端起菜盘子,将两人面前的碗里一一填充着菜。
    “多少还是吃点儿,不管合不合胃口,养养胃总是好的,再好的身体,内脏其实也很脆弱的……”
    唠唠叨叨的关心和殷勤谁不会?其实他也不是个不通人情的冷漠人,只是很多时候对待一些人一些事,并不值得他付出自己的情绪罢了。
    有时候不去做一件事,不是因为懒惰,只是因为不值得,只是因为完全没有必要。
    “是啊是啊,这个西兰花对胃很好的,现在的年轻人其实很多人的胃都有点小问题……”吴晴晴不时的配合帮衬着。
    而易旸和麦尔特这也才对着面前新增加的食物开始动筷。
    易旸夹起一块牛肉塞进嘴里。
    还好,不硬,不干,汁液丰满。
    麦尔特虽然不是中国人,那筷子使起来也是毫无半点难度,一块西兰花进入口腔。
    不错,味道甘醇,没什么油腻腻的感觉。
    一顿饭,费了半天劲儿,这才终于开始进入了正轨。
    “……”
    事实证明,这样四个人的饭局真的是沉闷到叫人无可奈何的地步。
    谁也没有说话,从头至尾,就只有第一次经历这样尴尬饭局的吴晴晴,大眼眨巴来眨巴去地张来望去……
    “你们……”
    晚餐结束,在吴晴晴收拾着碗筷到厨房里开始处理时,客厅里到三个男人沉默了半天之后,吴彦皱着眉打破了沉默的格局。
    可话刚出口,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是啊,说什么呢,有什么可说的呢?
    说过去?
    得了吧,跟个女孩子似的刨根问底,而且他们的过去又有什么值得说的呢。
    说将来?
    那简直是可笑到滑稽了。
    “……”
    两个人淡淡的扫了他一眼,麦尔特率先开口:“你的厨艺很让我惊喜!”
    吴彦怔了片刻,“是吗,谢谢……”
    “这是当然的,我家阿彦向来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最佳伴侣。”易旸紧接而上,挑衅地看着麦尔特之余,更伸手搭在了男人的肩膀上。
    “是吗?”麦尔特微笑的看着吴彦,“其实我之前就有这样的认知了。”
    “看不出来,你居然也能有这样的认知。”话语间,易旸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与挑衅。
    “可惜,他是我的呢!”
    麦尔特笑容越发深沉,看着吴彦淡淡的问着,“是吗?”
    一瞬间,男人只觉得自己手脚冰冷,整个人仿佛冻僵了般,身体慢慢的失去知觉,就像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般。
    “亲爱的,告诉他,告诉他你是我的,让他滚的离咱们远一点,请他别做被人诟骂的第三者!”
    低低的呢喃,仿佛是带着名为蛊惑果实的恶魔之手般,无时无刻的撩拨着被蛊惑人的心智,诱导他做出选择。
    “告诉他,亲爱的,告诉他我们是两情相悦……”深沉的眼泛起一圈又一圈的墨色,仿佛近距离的催眠一般。
    易旸早已经坐在男人的身边,放在男人肩膀上的手也早已经施加着一重又一重的力道。
    “……”男人沉默着,眉头不悦的蹙起。
    废话,这些话他能说出口么?
    他还想好好的活几年,这两人他一个也得罪不起,虽然知道自己必须做一个选择,可他也不能做这个选择。
    因为,他于他们两个人,不管是谁而言都不过只是可有可无的存在,他们谁也不会倾尽全力的去保护他。
    而被他得罪的那个人,若是想毁灭他,则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所以,即使不错选择会让三个人之间一直这么挣扎下去,会让自己遭受来自两方的压力,可他还是不愿去做选择。
    因为眼下三个人的状态,于他来说反而是稳定的,是一种固有的安全模式。
    当然了,他之所以不愿意去打破这种状态更因为他清楚,自己目前还不至于会让这两个都默契十足地决定毁掉他。
    “威胁吴说出这样的话,易,你什么时候活成这样了?”麦尔特轻笑一声。
    “还是说,你其实从来都喜欢做这些掉价的事情!”
    是肯定句,麦尔特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
    很明显,他对易旸和吴彦过去的点点滴滴,了如指掌。
    “掉不掉价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在他的心里!”伸手捅了捅男人的心脏,易旸挑衅的看着麦尔特。
    “麦尔特,退出吧!”
    “……”
    “来来来,吃点儿饭后甜点和小水果。”三人正僵持着,端着果盘的吴晴晴便从房间里冲了出来。
    刚刚还压抑的客厅气氛,也突然间风云变换,变得轻松了起来。
    “谢谢你的招待,不过我想我该走了!”
    听见回答,三人皆是一怔,吴彦下意识地看着说话的麦尔特。
    很明显那话是对吴晴晴说的,只是这样的人,会说谢谢的么?
    “绅士皮囊?”易旸挑衅的无声做了个口型。
    麦尔特并不为然,只是笑着看向吴晴晴:“美丽的女士,你会如愿的!”
    吴彦怔怔地看着麦尔特,可对方却不再看他一眼,似乎把他的存在当成了透明般。
    “啊?”只当事人吴晴晴一脸愕然,依旧是简直是丈二和尚,完全摸不着头脑的状态,“麦尔特现先生……”
    还想问
    什么,男人高大颀长的背影却只是越来越远,沉默无声的消失在楼道里。
    “古里古怪的,不知道他说什么。”蹙着眉嘟侬着,吴晴晴看着房间里的吴彦,易旸则自动忽略。
    “他是你的朋友吧,你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么?”
    “……”吴彦微笑着,“大概是祝福你生活幸福平安吧,他……”
    “他是个基督教徒。”易旸打断男人回答道。
    “原来如此。”吴晴晴自然不会怀疑。
    一则,麦尔特道外表的确给人一种教徒的干净与纯洁,就仿佛是丰满的精神内涵所支撑出来的一副贵族皮囊般。
    二则,易旸确实也没有必要骗她。
    “……”肩膀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吴彦觉得自己的整个肩膀骨头几乎都要碎了。
    易旸这是在生气么?
    “那个,你们俩……”
    “既然如此,我也该走了。”不等吴晴晴开口,易旸突然松开了搭在吴彦肩膀上的手。
    “……”吴彦身子微微一晃。
    “不如再待会儿吧。”吴晴晴挽留着。
    “不了,以后有的是时间!”易旸笑着看向吴彦。
    “……”
    “也是,你们这么多年朋友了,的确也不差这么些时候哈。”吴晴晴笑。
    “麦尔特说的对,你是个好女孩,你的生活会幸福的。”易旸微微一笑,这才转过身离开。
    “易先生……”
    吴晴晴郁闷的关上门,一脸错鄂的看着与沙发几乎浑然一体的吴彦。
    “你这俩朋友都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啊。”边说着,变走到男人的身边。
    “……”
    “其实我的智商也不低吧,就是算不上文艺青年,也算是有点儿知识的吧,可为什么还是觉得一头雾水呢?他们那么说,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说着,伸手习惯性的拍了一下男人的肩膀。
    “……”男人的身子猝不及防地紧绷了一下。
    “你怎么了?”吴晴晴心知不对。
    “没事!”男人摇摇头,“我能有什么事啊?”
    “不对劲儿,你……”明显的不相信。
    “什么不对劲啊,大姐,我刚刚想事情呢,你突然拍我肩膀吓了我一跳知道么?”男人白她一眼。
    “好吧,是我错,我认错,我道歉。”吴晴晴的认错态度一向不错,尤其吴彦说的这情况的确也是毫无破绽。
    “……”男人不为所动的进入浴室,一副吃饱了就洗澡,打算睡觉的架势。
    “话说,你刚刚想什么想那么入神啊?”明显是不愿就这么放过吴彦,吴晴晴拦着男人,不死不休地打破砂锅问到底。
    “你烦不烦?”
    “吴彦……”
    “女生都像你这样么?”似乎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吴彦叹了口气道。
    “我是个成年人了,姐,我也有不方便不愿意与人说的事情,我也需要足够的自由。”
    “我……”吴晴晴沉默了片刻,“你觉得我干涉你太多么?”
    “对不起,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可是……”
    “你不用说了。”吴晴晴摇摇头,“我的确给你造成了不小的困扰。”
    这些年,吴彦一直是一个人住,而她如今拖儿带女的长住他家,的确是破坏了他的私人生活。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