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俊哲同人)爱到萌生杀意》作者:电子郁闷仪【完结】

字体:[ ]

  【俊哲】爱到萌生杀意-电子郁闷仪
  现实向/破镜重圆/2万字预警
 
 
第1章 
  过江隧道没有一天是不堵的。
  小雨无聊到开始回忆,在过去的半个小时中,到底有几个人骑着助动车从窗边擦过去了,好在这一天再没别的事,只要把后面那个装睡的人送回去就行。看热闹的不嫌事大,他干脆开始跟自己设赌局,就赌张哲瀚准备什么时候开口跟他聊这事。结果是电台广播帮了他一把,这首歌一听前奏就有点大事不妙了,果然张哲瀚只忍过了第一句“每个人都缺乏什么”就睁开了眼。
  “关了吧。”硬邦邦的一句丢过来。
  情歌而已,但小雨乐得配合,于是车里只剩下两个人深深浅浅的呼吸声,深的那个是张哲瀚,有点叹气的意思,和他在车内后视镜里大眼瞪小眼,一会儿倾身敲他的椅背,一会儿又陷回去,头低了一截,他这时候看不见张哲瀚的表情,结果还是听到原本还在硬憋的人没忍住问他:“你觉得行吗?”
  他说行不行都不太对劲,这事主要得张哲瀚自己看得开。
  前段时间就有人来接洽了,贾导的新电影,给的男一,唯一的女演员也是入围过哪个大奖的最佳女演员的,张哲瀚翻来覆去看了挺多遍,角色和本子简直是比着他的尺寸裁出来的,不演血亏。而且贾导,哪个演员会拒绝?
  就一件事,让他有了那么点退意。选角团队的人刚才告诉他,龚俊会来演他的弟弟,问理由,对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但贾导拍板了,觉得合适。
  说起来也就贾导这样的人,才会懒得管他和龚俊有什么不同台不共演的默契,叫你就来,不演拉倒。
  过了十点半,小雨看前面的车流游得顺畅多了,浅浅踩了一脚油门,试着给点建议,要不跟人家商量一下把龚俊踢出去吧。他说得挺正义凛然,张哲瀚反倒听笑了,摇了摇头让他还是专心开车。
  这时候跑得更顺了,小雨连着超了两个骑助动车的人,心里痛快多了。
  这痛快没延续几天,他没想到真能送张哲瀚去机场,飞福州。
  一下飞机张哲瀚就感觉到东南沿海冬天那股湿冷,紧紧贴着皮肤,不知顺着哪条缝吹进来,如同跗骨之蛆粘上五脏六腑。取完行李出机场,张哲瀚裹紧衣服抬脚上了剧组接他去东山岛的车,看了看车里除了司机就是自己和小雨,主要是没有龚俊,他放下心来,抽出剧本定睛看了看封皮上一行黑体字:《一个诗人的晚年》,又开始翻来覆去琢磨。
  车子一路从G15高速开过去,雾气聚了又散,遮在眼前像块幕布,天色就在一开一合间暗下去。字很密集,台词又重,他看得双眼发酸,手里握着团成一卷的剧本头一歪就梦蝴蝶去了。
  蝴蝶没飞起来,他只梦到了自己,更准确地说,是他即将成为的那个疯子诗人孟想。他可太喜欢孟想了,那么天真又崩坏的一个人,一直被弟弟孟醒当做易碎品供着。如果当初是周子舒在为随时要疯的温客行托底,现在刚好反了过来,只有孟想,也就是自己,才有随意发疯的资格。
  他不免从心底生出报复性的快感,不亚于用灯罩困住绕着他乱飞了一整晚的飞蛾,想想那一双狡黠的翅膀被灯泡表面的温度烤至焦黑,那气味简直不能更馋人,于是他咬牙切齿地凑近……
  才刚演到他发作时狠狠掐了龚俊的脖子,就有人来扯他的胳膊,头正回来,睁开眼对上小雨担忧的神情,说他睡觉时一边磨牙一边掐自己胳膊,他低头撸起袖子来一看,小臂上确实暗下去一块,比划着量量,龚俊那条漂亮脖子绝对没这么细,可真够气人的。他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放下袖子问到哪了,语速很快,听起来人很焦躁,司机回头看了他一眼,朝窗外努了努嘴,说已经停在这半个多小时了。
  张哲瀚开窗往外看,一边是酒店,一边是海岸。
  简单归置过,张哲瀚坐在床上翘着腿瞎晃,中间起来去了趟洗手间,接了两次电话,一次是他妈,一次是剧组的人,说导演明天一早到,还没等他问,对面很自觉地告知他,龚俊已经到了,住他楼上。他妈的龚俊,住个酒店也在他上面,张哲瀚感觉牙根又痒了,突然就意兴阑珊,又翻了两下手机,顿悟了,果然还是该斗地主。
  虐了几回菜,张哲瀚感觉自己重新建立起了硬汉形象,尽管他为了演这个疯子减重了几公斤,比演周子舒那会儿还要瘦一些,但他就是觉得自己空前坚硬,不可能再把自己演成孤魂野鬼。他会让孟想活成一个真实存在的人,让龚俊看明白自己为什么是弟弟,这回龚俊就是倒贴钱给他,也不可能再教了。
  他抓紧了剧本,在纸上压出几道狼狈的指痕。
  再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张哲瀚半眯着眼目测了一下房间的亮度,却看不出天到底亮了没有,又抓过手机来看,距离闹钟响起还有一个多小时。大概是天阴着,窗口并没有亮起来的意思,他有些烦躁,担忧开机仪式会碰上下雨。
  果不其然,还没下车张哲瀚就远远看到开机仪式入口处各色的伞层层叠叠,最黑的一把从菌子海里拔出来,顶开一小片几不可见的薄雾,伞面稍稍向上抬,剥出一张总像泛着笑的脸,龚俊看到了他,嘴角的弧度往里收了收,又赶上什么人凑上来说话,表情重又归位,甚至笑得更活泛。可他总觉得危险,仿佛龚俊是要用热情将对面的人罩进个危机四伏的套子,再面带笑容亲手宰了。张哲瀚一边下车一边心想,好一个眉清目秀的大傻逼啊。
  心里骂归骂,他脚下不能停,否则就落了下风,眼观六路同各班人马打招呼,离龚俊越来越近,直到两个人之间本就微薄的空气快被抽干了,他停下来,面无表情等着龚俊让出他男一的站位,却等到对方重兵压境,胸口贴上更硬的胸口,脊背上泊了一双手,随意拍了两下,差点将他的心脏赶出来。
  这个拥抱很快结束了,迅速到他都回忆不起,刚才龚俊是说了“好想你啊张老师”还是“好久不见张老师”,或者是别的什么。
  那还是好久不见吧,想就不必了,他怕做噩梦,于是也皮笑肉不笑:“好久不见啊。”
  周围的人太安静了,似乎都被短暂地吸进了虫洞又放回来,等他回答了才各自回头去聊自己的天,他换了只手举伞,听到人声渐渐又热闹起来,一时再也说不出第二句话。好在导演的到来解救了他,还把要当他弟媳的女演员带过来了,两个人都没有和黄尧合作过,只有他在早前参加过的《演员请就位》里和这姑娘打过几次照面,出了综艺再没见过,他回忆了一下剧本里米儿的形象,又看了看黄尧,感觉还是挺合适。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