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末日公测中》作者:一纸情书【完结】(47)

字体:[ ]

  杜海安排副队率两组队员在船上待命,并着人继续进行海底勘查,收集水下异常数据。然后,他看向剩下的军人,一众抬头挺胸的人里就那个新招来的愣头青还没咀嚼完嘴里的食物,两颊鼓鼓,噎得脸红脖子粗。
  杜海咳了声,道:“二组三组准备走海路登岛,一组空中策应。现在,检查装备,跟我行动!”
  杜海跟一组上天。
  在通讯频道里,杜海安排完各组登岛路线后,愣头青驾驶直升机进入日本领空。
  这次非但燃料消耗正常,还没有迷路,远远瞧见若隐若现的日本列岛,被遮挡在漫天雾霭下。
  愣头青突然惊叫出声,“你们快看!”
  只见破开层层迷雾,逐渐显露真容的狭长岛屿上,富士山仿佛一只暴躁的巨龙,开始吞吐红焰。
  一行队员飞入岛屿中部,逐渐降低高度。
  百米之下,道路如蛛网般割分城市,人潮汹涌、车流不息。原本各行其事的居民全部顿住!面对突发□□件,还反应不及的民众下意识抬头张望,齐齐向喷发的富士山行注目礼,仿佛一幅静立的画卷。
  街上有位走神的小姑娘率先发现他们,扯了扯妈妈衣角用日语连连喊了几句。虽然捕捉不到小姑娘的声音,但看表情约莫是在说:“妈妈!快看!有飞机!”
  恰逢暴龙一声咆哮,震得地动山摇,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轰然而倒!坍塌的房屋无情地掩埋过往车辆,迸溅的钢筋水泥无情地撒向行人,无数高分贝惊叫这才骤然爆开,淹没了小姑娘指着飞机叫嚷的声音。
  直升机低空逼近,慌乱嘈杂的人声依旧短促而难以捕捉,像掐住脖子的打鸣公鸡,高亢一嚎就截断了!直到精通日语的队员录下声音,调慢了30倍,才终于辨别了那些话的意思:
  “救命!救命!”
  “谁来救救我!”
  “有没有救援队?!”
  趴在窗前队员们回望自家队长,可还不等杜海发号施令,当那股滔滔声潮落下,整个城市从静态转为动态,宛如有只巨手在其间挥洒笔墨。
  眼前一切,乱了!
  俯瞰下,人山人海的民众从建筑物里奔逃而出,密密麻麻挤满街道,每一张各不相同的脸,每一个活生生的人,都顶着一头黑漆漆的发变成流动的墨滴,肆意在城市上涂鸦。从四面八方串联成线,交汇成一条条、一圈圈、一团团,涌入空旷的场所,涂黑了公园,涂黑了广场,涂黑了操场,到处都是斑斑墨迹,好似稚童的涂鸦。
  他们根本分不清谁是谁,或者说,他们连哪里是人都看不清了,只能听到眼下黑黢黢的涂鸦里嘈杂的人声满溢而出,伴随坍塌噪音,宛如一出默剧发出声般离奇,也确实离奇。随波波震荡袭来,裂开的沟沟壑壑逐渐壮大、蔓延、交错——把原本井然有序的城市分割成一块又一块,崩毁进程之快,根本目不暇接,只刹那就支离破碎。
  “……就像开了几十倍速!”愣头青在频道里震惊出声。
  队员们大都是经过严格心理素质锻炼的老兵,早已身经百战,可眼前正在发生的宛如快进般的戏剧画面,仍超乎他们的预料,难免心头震颤,更何况年轻浮躁的愣头青赵光辉。
  赵光辉感觉眼睛都不够用了。
  他努力捕捉画面里的人群,目光刚定格于一位稚童,才一靠近就骤然滴滴提示音起!
  赵光辉只愣了下神,稚童就消失了,四下一看,才发现已成为百米外的尸体。
  他回忆了一下经过视网膜的画面,发现这位稚童好像是从斑马线一头奔向马路对面,被一辆横冲过来的车子撞飞,抛坠在马路另一头。——当然,这些只是赵光辉用想象力填充进去的内容。孱弱的动态视力在三十倍速前根本毫无可发挥的余地,前一瞬还活生生的孩童转眼已是浑身染血的破布娃娃。
  这一出生死离别,由于发展速度过于过于过于快,光是分析处理接收的信息画面已经耗费大量脑容量,悲伤的情绪根本都来不及调动,就在眨眼间,尘埃落定。
  赵光辉看着孩童家长趴在尸体上崩溃大哭,转瞬又被奔袭来的逃难人群从她们身上踩踏而过。还没像前辈一样成长为心坚如铁的一柄尖刀,赵光辉不可能毫无触动,下意识操作直升机靠近。
  “滴滴”又是一声提示音起:
  【禁止违规□□!特级副本属于封闭式义务副本,非本服玩家不具备参与权利与义务!】
  “你在干什么?”杜海出声。
  赵光辉满脸焦躁急迫,“我们不管吗?”
  杜海沉默半瞬,“事情很不对劲,就近观察,小心。”
  赵光辉点头,操作直升机不断下降,近到距离地面十来米距离,看着那些发现直升机的民众朝他们挥手,快得划出残影。
  “直升机!!有直升机!”
  “这是军用飞机!我认识!一定是自卫队来救我们了!”
  可等到的不是救援,而是一次次响在赵光辉耳边的提示声:
  【警告!禁止违规□□!警告!禁止违规□□!】
  【警告!非本服玩家非法越境将开启防火墙武装!】
  【警告!安全距离仅剩0.03米,扫射装备已就位!】
  直升机停在了距地面三米外的位置,那些仰着头的人就站在下面,跳起来努力伸直手臂去够,只差咫尺距离却宛如隔着天堑,他们看着双目猩红的驾驶员,不解地问:
  “他们停下来了!”
  “为什么不下来?”
  “怎么不放绳梯?”
  “为什么没人动?”
  “他们为什么不救人?!”
  30倍差让先前直升机下降在焦急的民众眼里像蜗牛爬,越发点爆民众的情绪,那些嗡嗡嗡的杂乱声音像奔流的河水在倍差下变成高密度的、黏糊糊的液体,流入腾龙队员们的耳道,像紧紧黏住耳膜,有种恶心感密不透风地缚住心脏。
  赵光辉锤了一下操纵杆。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