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校园风云 作者:方源18

字体:[ ]

 
 
文案
生命的璀璨和壮丽,渺小和卑微,现实?氩锌幔?俪闪怂?窍拭鞯母鲂浴?
他慵懒闲适。
他现实冷漠。
俩个性格淡漠的人相遇在一起,彼此怎样表现自己的在乎,又如何相伴永远。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刑元契,简慎 ┃ 配角:闵浩,许拓 ┃ 其它:sp
==================
 
  ☆、无家可归
 
  九年前,闵浩在远处望着一对母子,那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儿似乎在说他能给女人幸福,让她不要丢下自己。闵浩想就你那么小的年纪怎么给女人幸福呢,光是过活就很困难,下一幕女人已经甩开小男孩的手,狠心的推开他,上了一辆豪华轿车,小男孩不甘心的追着车跑了许久,终于跌坐在地上,泣不成声。闵浩不想评说女子的对错,她有教养子女的责任,也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只可惜二者不可兼得。
  闵浩走过去将自己有力的手伸到小男孩面前,“怎么被人抛弃了啊?”
  “不关你的事。”小男孩丝毫不领情,倔强的自己站起来,眼睛瞪得溜圆。
  闵浩笑着往后退了两步,摊开自己的手,示意不会在碰他,“听说你能让你母亲过上幸福的生活,证明一下,如果你做到了,我有办法让她回到你身边,如果做不到以后就乖乖跟我生活,三天为期,成交么?”
  只要能让妈妈回到自己的身边,小男孩愿意一试,点头答应了眼前这个人的要求,小男孩根本就不知道母亲眼里的幸福是什么样子,有吃的有穿的有住的地方,应该就是幸福吧。
  闵浩暗地里跟着小男孩,看着根本没人敢用这么点的孩子,看着他被一些人推出来,看着男孩眼里露出哀求的表情,心疼他,却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化解他对母亲的怨恨,让他明白现实的残酷,让他明白母亲的选择,小男孩最后只能靠捡些瓶子卖钱来换几个馒头吃,没有住的地方,就在天桥之类的地方窝一宿,他现在知道幸福要靠金钱堆砌,是我没办法给你幸福所以你才离开的吧,还是你也没办法给我幸福才离开的呢,小男孩觉得好累,只想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想。
  男孩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然躺在酥软的床上了,身边坐着之前见过的男子,“我没能力带给我母亲幸福,其实我知道就是我有能力她也不会回来了。”闵浩注视着男孩,他眼里没有悲恸,只是绝望。
  “我叫闵浩,你以后就跟我生活了。”闵浩完全不顾及小男孩的心情,直接命令到:“吃完就起来干活,我家不养闲人,以后洗衣做饭打扫都是你的活,还有你的学习成绩必须保持班级前三,这是你在这生活的条件,完不成的惩罚很严厉,不要挑战我,乖乖听话才能让自己不受苦。”
  对于一个连心都死掉的人,还有什么不能承受,只是心都死了,还有什么需要承受,小男孩不需要别人的关心和在乎,只想放任自己,自生自灭就好,男孩倔强的从床上起来,直视闵浩的眼睛,冰冷的问:“如果我拒绝你能把我怎样。”
  一个瞬间,身体原本就很虚弱的男孩被摁在床上,衣服和裤子全部被扒光,绳子紧紧捆住男孩,让他动弹不得,藤条抽在男孩的屁股上,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男孩眼神凶狠的盯着闵浩,“你最好打死我。”闵浩看见男孩的背脊已经渗出细密的汗珠,这有多疼闵浩知道,可是男孩却没有喊叫求饶,只是嘴唇已经被咬出血来,姿态还是一副倔强的样子。
  “你很有意思,放心我不会打死你,打死了谁干活呢。”闵浩邪恶的笑说,“现在是不能再打了,已经破皮出血了,等它结痂我们再继续,看你的屁股硬还是我的藤条硬。”闵浩看着自己精心熬着皮蛋粥就那么放在一边,这个臭小孩还真是不知道爱惜自己,心里的怒气窜上来几分,“放着好日子不过,一会我帮你打营养水。”说完又恶狠狠的抽了男孩的屁股一下。
  男孩想起以前爸爸喝醉后就会无缘无故的打自己,每次都是妈妈护着自己,把自己搂在怀里,现在你又把谁搂在怀里了呢,男孩再一次迷迷糊糊的睡过去,梦里他看见妈妈怀里搂着一个比自己小的孩子,妈妈在给那个孩子讲睡前故事,那个孩子似乎不是很领情,一脸的抗拒,男孩在梦里大喊,我才是你的孩子,用尽气力的嘶喊企图推开妈妈怀里的孩子,挣扎着惊醒,看见自己旁边依然是那个男人,“打死我吧。”
  看着一脸倔强和一心求死的小孩儿,“好,成全你。”闵浩脸色没有一丝怒气,冷静的有些阴沉,说着将小孩儿夹在腋下带到浴室,放满浴缸的水,顺便把小孩身上的绳子解开,闵浩知道,如果小孩一心想死,那自己也留不住,他必须真心想和自己生活,否则早晚会跑掉。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闵浩拎起小孩将他一头摁在水里,“想死是吧,现在就满足你。”
  对死亡的惊恐和呛水的憋闷感,男孩挣扎起来,闵浩没急于松手,让男孩好好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之后,才将男孩拉起来,“还想死么?”
  男孩咳嗽着,大口的喘着气,看见浴缸里的水,觉得眩晕般的恶心,躲到一般吐了,闵浩知道男孩这样的反应是吓的。
  闵浩站起身来,冷眼看着脚下惊魂未定的男孩儿,残忍的命令道:“不想死了,就把这收拾干净,十分钟后我检查。”                    
作者有话要说:  
 
  ☆、威慑
 
  闵浩冷眼看着男孩倔强的侧脸,跪在地上拿着小抹布一点点的擦,浑身上下散发着桀骜不驯的气息,闵浩不动声色的欣赏着,是个有骨气的小孩儿。“名字”。
  男孩倔强的没说,藤条猝不及防的抽在男孩的屁股上,刚刚结痂的地方重新被打裂,男孩疼的直抽气,咬着牙吐出两个字,“简慎。”
  “很好。”闵浩轻抚着男孩汗津津的背,语气冰冷的宣布,“在这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要是再不听话,我就这样把你扒光了扔到大街上,听明白了么?”
  男孩又羞又恼,更主要的还是怕,他相信这个男的说的出就做得到,在真正体验过什么是死亡之后,男孩才知道自己对生命的渴望。
  没听到男孩的回答,闵浩视为是男孩不服气,将男孩抱起夹在腋下,藤条抽打在男孩的大腿根部,“不服的话我们可以继续刚刚的过程。”
  “我服,我听话。”男孩抑制着眼中的泪,声音却有些哽咽。
  闵浩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顺手将男孩扔到地上,冷冷的望着在地上挣扎起身的孩子,“乖,干活吧,一会我检查。”
  身上桀骜的气质开始发生了改变,心不甘情不愿的顺从,每动一下屁股那都传来剧烈疼,眼泪不住的在眼眶里打转,最后的一点倔强让泪水不曾掉下来。
  “快点干,别磨蹭。”闵浩边说边捅捅那满是伤痕的屁股。
  男孩恶狠狠的看着闵浩,总有一天我也会让你尝尝这是什么滋味,“别恨我,你应该感谢我,要不是我在路边把你捡回来,不然你早就死了。”
  “捡我回来好折磨我。”男孩根本就不领情,咬牙切齿的说着,恨不得将闵浩咬碎。
  “反正你也没人要了,能被我折磨说明还有点价值。”要是现在有刀,估计这男孩能杀了自己吧,“好好擦,要是一会你擦的不干净,十下藤条然后重新擦。”闵浩说完不再理男孩。
  男孩听闵浩说完,感觉屁股更疼了,现在每动一下都已经疼的直冒冷汗了,要是再挨十下,真不知道会怎么样了。
  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不公平的,有的人天生下来就衣食无忧,有人爱着宠着哄着,刑元契第一次感受到妈妈是个温暖的存在,每天晚上有人给你讲故事,每天早上有人温柔的叫你起床,刑元契自己也愿意做个乖巧的孩子,听话懂事学习好,他不知不觉的成为家长口中的别的孩子,并不知道这是灾难的起源。他不知道现在守护在你身边的人,原本应该是属于另一个人,那些你曾经肆无忌惮的撒娇和任性也是属于别人的,没有这样的遇见你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资本,他在不经意间剥夺了另一个孩子的全部,造成了那个孩子现在的命运。
  闵浩挑刺的水平一流,他指着墙角,“这里很脏,你擦过没?”
  男孩真的仔仔细细的把每一处都擦了一遍,“擦过,而且我不觉得有问题。”
  闵浩抬手给了男孩一巴掌,“擦过还这么脏,你骗谁呢,嗯?”
  头被打的侧倒一边,却一点没有屈服,“我擦过了,而且根本就不脏。”
  “自己看去。”闵浩一脚给男孩踹到墙角。
  真的有一点灰,男孩的眼中闪现出惊恐,“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擦过了。”
  “擦过不干净,等于没擦,起来,自己趴那去。”闵浩指着沙发的扶手命令着。
  男孩惊慌失措的看着闵浩,畏惧却没有半分乞求,默默趴在沙发扶手上,等待着让人心惊的疼痛。
  闵浩赞赏的笑了,是个值得尊敬的小男孩,抛弃他真是他妈妈的损失,闵浩开始喜欢这个孩子,手里的藤条却没展现出半分喜欢,十下交错的抽打在已经满是伤痕的臀上。
  男孩浑身上下都颤抖着,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落,胳膊上留了一大块牙印,隐隐有些血色。
  “别赖在上面了,重擦,要是再不干净,就不是这么简单了。”闵浩经过男孩身边的时候,看见他胳膊上的牙印,眉头拧在一起,这孩子特太倔了。
  除了疼,男孩已经没有思考的力气,强撑着将地擦完,耗尽了身体最后一点气力,一阵眩晕的袭来,男孩栽倒在地。
  闵浩用毛巾将男孩简单的清理干净抱上床,替他盖好被子,正要出去,一双小手紧紧的握住他的衣角,呢喃的低语,“妈妈不要走,慎会乖乖听话的,求你了别走。”
  闵浩重新坐在男孩身边,轻声安抚,“我不走,乖乖好好睡。”如果小孩儿知道是我陪在他身边,一定希望我赶快走吧。
  “妈妈,慎好疼,好难受。”男孩劲着鼻子,眼角还有泪水滑过。
  闵浩摸了摸男孩的额头,有些烫,这一天折腾下来本来就没好的病现在又严重了几分,不忍心弄醒男孩,闵浩给他打上吊瓶,一直守在身边,直到小孩儿的温度降下来才心安。
  男孩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有人一直在守护自己,好像趴在谁的怀里,温暖而舒适,梦境照入现实,男孩看见自己趴在闵浩身上,“我,对不起,我去做饭。”
  昨天说好的,所以的家务活都是我来做,男孩没敢忘,闵浩搂紧简慎,“现在知道要好好生活了?”昨天小孩儿醒来第一眼,闵浩就知道小孩儿不对劲,要是由着他,只会天天在家难过,就是自己用尽全力去照顾,也不会让小孩儿觉得心安,他也不会对自己产生情感,只能用极端的方式让他正式生活,让他经历更多的苦难,才能明白失去母亲的痛也可以承受了。
  “我知道。”身上的疼宣告着自己该过什么样的生活,简慎不敢忘,也不能忘。
  “知道就好,再睡一会,等你身体好些就由你来做,这两天我帮你做了。”闵浩亲亲小孩儿的脸蛋,安抚他继续睡会。
  闵浩由始至终都没有解释过自己为什么这样做,他是一个不喜欢解释的人,做人也只求无愧于自己,不在意他人的看法。
作者有话要说:  
 
  ☆、九年后
 
  开学头一天的军训,教官显然对这帮少年的表现很不满意,在队列中选了一个表现还尚可的人,问了名字便命令他在队列前面演示什么叫标准军姿,同时授权给他提点其他人站好的权利,交代完这些教官就自己躲到太阳晒不到的地方纳凉,留下一帮18岁少年顶着太阳站军姿。
  简慎点头向那个教官示意,表示自己会帮忙看着新生,眼神随意的掠过这些年轻的面孔,那个教官是个极严谨的人,规规矩矩的给简慎行了个标准的军礼,这个少年的经历太过传奇,单说军衔三年就已经是少校,一次三等功两次二等功,年龄却不过21岁,教官还记得最初认识简慎不过是个15岁的少年,一脸的年轻气少,下颚的分明的棱角显出少年的果决,如今脸上的锐气少了几分,多了几分淡定从容,是那种经受过苦难磨练出来的气场,谈笑风生间也能让人生出几分畏惧。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