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男神VS学渣 作者:heerolee

字体:[ ]

 
 
文案:
一盏凉水,一壶热茶;
 
一位男神,一只学渣;
 
一对竹马,一双冤家。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近水楼台 情有独钟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谢森,夏晴 ┃ 配角:谢晓东,王莹秀,夏敬修,石头班长,林仁杰 ┃ 其它:校园,成长,温柔,温暖
 
 
 
  ☆、邻居
 
  9月1日,开学第一天,学校操场。
  小学一年级的夏晴札在学生堆里,抬头看着黑压压的人群聆听校长语重心长的教诲,扁扁嘴角,翻翻白眼,低头轻踢着脚尖的小石子解闷。
  他长相普通,属于扔在人堆中无法让人立即分辨出来的那种。看着倒是挺舒服,尤其是那双鬼灵精的明亮眼眸乖巧不足、活泼有余。
  无聊的演说好容易才告一段落,学生刚回到教室,又被班主任轮翻轰炸——宣读规章制度、安排座位、自我介绍。
  学号按姓氏拼音排序,位置按身高排座。每个座位单独成桌,身材中等的夏晴被安排坐在课室中间。同学们按学号顺序逐一作自我介绍。漫长的等待过后,终于轮到“X”排序的夏晴。
  “各位好!我叫夏晴,夏天的夏,晴天的晴。”夏晴声音响亮道。
  收获了不少目光注视,夏晴心里欢腾。下一学号刚好坐在夏晴后面。那人站起,言简意赅。
  “谢森。” 言毕,点头致意,就坐。
  和自己紧接着学号又紧挨着座位,夏晴很好奇,转身看着谢森。
  谢森眉目清秀,鼻梁直挺,唇弧美好。校服整洁干净,纽扣系得一丝不苟。英俊漂亮的事物自然轻易成为众人焦点。
  原来刚才同学们的目光不是对自己的关注,而是对自己后座——长得舒服养眼的那位的期待!哼,全是颜控的肤浅之辈!
  自尊深受打击的夏晴赌气转回身,低头玩他的玩具车子。他没耐性生气,玩着玩着身心自然舒畅了。
  夏晴痴迷车子的程度甚至连班主任徐薇站在身旁亦毫无知觉,直到班主任用手中的书轻轻拍了下他后脑才醒悟过来。
  “除老师……”
  “敝姓徐。”徐老师压着恼火,没收了夏晴手中的玩具,走回讲台。
  “徐城管。”夏晴低声嘟哝着。大人往往听不到小孩子的语言,周遭的同学却是听见了。确实,没收学生玩具的老师和没收小贩商品的城管毫无区别!个个窃窃笑起来。
  哄笑声让徐老师恼羞成怒。“夏晴你说什么?!”
  “我说,收收不息,我的后备多着呢!” 夏晴不甘示弱,从抽屉里拿出另一部小车子继续把玩。
  教室内又爆出一阵哄笑。毫不意外,对抗权威的结果是挨罚。夏晴被罚站在教室外。他倒满意这种处罚,自由自在,无需看徐城管的嘴脸。
  终于熬到放学,夏晴边走边把玩手中的玩具车。谢森和他家同方向,与夏晴保持不近不远的距离同行。
  走路不专心的家伙总是容易碰壁。夏晴一脚踏空,一头栽进臭水坑里。谢森正要上前扶他,他已利索爬起。毕竟掉进水坑的糟事早已习以为常了,暗自庆幸车子没有和他一同落水。
  他像落水小狗般晃了晃脑袋,水花四溅。刺激眼球的浊水让他无法张开双眼,谢森见状,向他递来纸巾。
  “纸巾。”他说。
  “谢谢。”夏晴一直紧闭双目,抓过“纸巾”,埋头拼命拭擦。边擦边抱怨,“话说你家纸巾质量真差,不吸水不柔软,像校服一样。”
  “……”
  待夏晴擦干脸上的水渍时,张眼发现又闯祸了。原来自己没有接着谢森递来的纸巾,而是鬼差神使把他的校服当成面纸。洁净无垢的衣襟被染上不光彩的色调,夏晴感到相当过意不去。
  “不好意思,”夏晴致歉,摇了摇手中的车说,“这个车送给你作为补偿吧。”
  谢森瞥了眼车子,轻皱眉头,道,“我讨厌车。”
  夏晴的逻辑,谢森讨厌车,自己喜欢车,轻易推导出谢森讨厌自己。哼,给你还不领情,有啥了不起呢!夏晴闷头进入小区C栋电梯,谢森依然与他同行。
  按下十楼键,夏晴冲他喊:“干嘛跟着我!”谢森没搭理,抬头注视着电梯显示屏跳动的楼层号码。
  电梯途中停客,众人闻到异味,纷纷掩鼻不愿进入。夏晴低头嗅嗅自己,自言自语:“很臭吗?”
  “如入芝兰之室。”谢森引用孔子名言,淡淡回应。
  “啥意思?”
  “久而不闻其香。”
  再不学无术的夏晴亦能听出这是反语,对谢森的怨气越积越深。
  十楼抵达,步出电梯,正好碰上在家门口整理垃圾袋的母亲。夏晴这才想起自己这副狼狈模样,吓出一身冷汗。又得挨骂了!不出所料,怒发冲冠的夏妈妈王莹秀一把拽着他,巴掌重重落在屁股上。毕竟天下父母心,狠拍了两下,后面的仅是佯装重揍。
  “弄成这副德性,实在太皮了!”
  “不关我事啦,是偷沙井盖的人害的。” 夏晴搪塞着。
  “开学第一天班主任就打电话来投诉!”
  夏晴耸耸肩,毫不在意道:“反正你的工作就是客服嘛,多个投诉有什么关系?”
  “还顶嘴!”
  看着这对吵嚷的母子,谢森投来羡慕的目光,嘴角弯出浅浅的好看弧度。夏晴余光瞥见这一笑意,误会成是嘲笑家丑,对谢森的反感越发加剧。“嘭”的一声关上铁门。
  夏家习惯只关铁门,木门没掩,走道里依稀飘出王莹秀对儿子顽皮淘气的怨声。
  谢森转身,走到夏晴家门正对面的房子前,掏出钥匙,开门进入。听到响动的芳姐从厨房出来。她年近五旬,是谢家的帮佣。
  “回来啦?”笑着接过他的书包,准备关门时留意到他身上的污渍,吓了一跳,忙问:“被新同学欺负?”
  他轻轻摇头。芳姐没再追问,深知他自小懂事,从不生惹是非。
  “新学校习惯吗?”
  “嗯。”
  “今晚你爸加班,可能要十点才回,我们先吃饭吧。”
  “嗯。”
  ※※※
  第二天,学校。
  由于刚开学,班长的人选还没敲定。班主任“徐城管”安排了随堂测验,美其名曰:摸底测试。
  测完立即批改,高下自见。徐城管扫了眼讲台上的座位表,挑了个刺眼的名字,说:“夏晴,上来给大家分发试卷。”说完徐城管转过身去慢悠悠刷黑板、写板书。
  习惯堂上开小猜的夏晴,经身旁同学的提醒才知道徐城管喊他。他扬扬眉,来到讲台前,开始翻弄手中已打好分的试卷。试卷按成绩高低排好次序。
  “谢森,100。”
  没想到那个讨厌汽车的家伙竟然考满分,夏晴有点不服气。谢森来接卷时夏晴没有抬头,单手递给他。谢森并不介意,保持礼貌双手接过,身姿挺拔,返回座位。
  谢森的举手投足吸引着班上的目光。尤其是徐城管,灼热的视线毫不掩饰对这一学生的喜爱。 确实,成绩好长得俊的学生谁不喜爱?
  夏晴准备继续念下去,盯着卷面上的名字,显得有些为难。“石……”悄悄盘着手指头,一、二、三、四……七,喊道:“七块石头, 96。”
  喊了几遍,没同学回应。夏晴直郁闷,不是七块石头吗?话说这人五行到底有多缺石啊!
  徐城管忍不住看了卷面一眼,满脸鄙视。擦!这小子真是胸无点墨!
  “石磊磊,96。”徐城管替他喊道。
  石磊磊没想到才开学第二天便被人起了外号,憨厚抓抓耳朵,在众人哄笑声中接过试卷。
  夏晴继续念:“兆辛风,95。”
  又遇上冷场,无人应答。徐城管看不下去了,擦!这小子大字不识、有边读边!好端端一个文雅名字被改得面目全非,连忙纠正道:“姚梓岚,95。”
  对一年级学生来说,不认识这些字确实情有可愿。后面偶尔遇上生涩字,在徐城管的提醒下尚算顺利过渡。试卷发了大半,仍没看见自己的。
  倒数第二张是:“林仁杰,54。”
  最后一张卷子,夏晴面不改色在念着:“夏晴,18。”
  徐城管挑挑眉毛,带着一丝羞.辱的意味发出“啧啧”声音,为他亲自颁卷。“看来,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的差距还是相当明显。夏晴你要奋起直追啊。”
  “那是,”夏晴大方承认,昂首挺胸,扬起一个阳光笑脸:“我的分数好意头多了。”
  见朽木不可雕,徐城管训斥了夏晴几句。让他回座后,徐城管轻咳两声,用食指头敲了敲讲台,说:“现在,我们要选出班长。摸底测试已见分晓,成绩优秀品行端正的理应成为班级榜样。”
  他的目光落在谢森身上,充满期待地说:“谢森同学考得第一,举止稳重,是班长的不二人选。”
  稳重。一年级生本该稚气浓重、活泼可爱,如今却把此形容词加诸其身上。徐城管怀疑自己是否措辞失当。
  “有人有不同的意见吗?” 徐城管似乎要彰显民.主,大方征集民.意。
  同学们很满意这位帅哥班长,夏晴根本不在乎,谁当班长还不是一样?好学生和自己从来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此时,谢森站起来,脊梁笔挺。徐城管大喜,以为得意门生要发表就职宣言,结果却是等来一场婉拒。
  “谢谢,抱歉。”谢森道。
  “为什么不呢?”徐城管追问。
  “我不适合。”谢森微微颔首,不卑不亢,礼貌而疏远,就坐后埋首继续做题。
  好意被冷水泼熄,徐城管甚是失望。无奈只好钦点下位人选:“成绩排名第二的石磊磊为正班长,排名第三的姚梓岚为副班长。”                    
 !
 
  ☆、嬉闹
 
  放学时分,谢森和夏晴,学霸和学渣,本就道不同谋有异,却又互为邻居不知不觉同行。
  谢森稳如泰山,专注前行;夏晴时而揉.捏手中的玩具车,时而摸.摸停在路旁的小车,随心随性。
  留意到树杆上蠕动着的毛毛虫,夏晴惊喜得像猴子般串上树梢,伸出爪子捏住它。没想到喧嚣的市区能看到这种生物,他举着胜利品嚷起嗓子:“谢森!看这!”
  谢森闻声抬头。柔和的夕照穿过树叶间隙,点点斑驳落在夏晴得意非常的脸颊上。
  这家伙,总是精力充沛。
  夏晴并不放过任何一个在谢森面前炫耀的机会,嘻嘻笑道:“谢森不会爬树!”
  谢森一脸平静,丝毫不受激将法影响。夏晴自觉没趣,扁扁嘴,扬手把毛毛虫抛向他,边说:“赏你的!不用客气收下吧!”
  树下的谢森从容不迫,没有刻意躲闪,做好毛毛虫会落在自己身上的准备。
  此时刚好路过一小女孩。一道黑影在空中划出诡异的弧线,一闪而过。她顿了顿,视线缓缓落到肩头上,惊见伏在上面的那团恶心东西,刹那花容失色,哇哇大哭。
  “糟糕!”夏晴吓了一跳,灵活跃到树下。还没来得及作任何反应,谢森已用纸巾轻轻拭走她肩上的蠕.动小虫。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