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生子  双性  风弄  快穿

你别逼我啊 作者:雨过碧色(上)

字体:[ ]

 
  文案
  林廷安散漫又嘚瑟,只想做一朵在风中自由飞翔的蒲公英,浪呀浪的,这辈子也就浪过去了。
  可惜,楼上那个貌似文质彬彬、品学兼优而实际一言难尽的杜暄不同意,他非逼着林廷安做一棵在崖顶直冲九霄的松。
  从初中到大学……那就是一部血泪史啊。
  林廷安忍无可忍了:“‘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懂不懂?”
  杜暄:“玉不琢不成器。”
  林廷安:“我警告你,你别逼我啊,再逼我可反了啊。”
  杜暄翻个身:“来,我给你机会,反吧。”
  林廷安:“你……你……你别逼我啊,我可真反了啊。”
  杜暄:“来啊!”
 
  闷骚的真学霸杜暄 & 明骚的半个学霸林廷安
  竹马竹马文,基本剧情都在校园里。
 
  入坑提示
  此文1v1,结局he,校园风,甜蜜派。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廷安杜暄 ┃ 配角:随机 ┃ 其它:
  ==================
 
 
第一章 
  盛夏,满树蝉噪,一大早阳光就强悍地透过窗帘把房间里烤得炙热。
  杜暄闭着眼在床上摸索了一下没找到空调遥控器,于是滚到凉席的另一侧,这一侧还未被身体焐热,残留着些许凉意,杜暄想要在这凉意未消失之前睡着。可惜,就在他刚有睡意时,窗外传来了急刹车的声音,紧跟着就是“咣当”一声巨响,马上就有一个声音响起:“妈,我搬那个纸箱子吧。”
  杜暄猛地把枕巾揪过来蒙在脑袋上,暴躁得要跳起来:“那么早就搬家,疯了吗!”
  楼下传来工人招呼卸货的声音,有箱子撞到铁皮车门发出的咣咣的声音,还有一个男生指挥搬家工人的声音,一片喧闹囔得满树的蝉都自愧不如地匿了。杜暄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几乎要爆炸,他深深吸口气,努力按捺住冲过去大吼一声“安静”的冲动。他要努力争取时间再迷瞪一小会儿,马上就该爬起来上课去了。
  真不知道搬家兴奋什么,有本事搬到冥王星上去。
  杜暄闭着眼睛伸手在书桌上摸索,他的书桌在窗户根底下,旁边就是床。他隐约记得桌上还有本现代汉语词典,不知道把那个丢下去楼底下能不能消停会儿。
  很快,杜暄就摸到了那本“凶器”,但同时也冷静了下来。他叹口气,抓过一个英语本,把窗户推开一个缝,用力丢出去。
  便宜你了,这本子还一字没写呢。
  其实杜暄知道这起不了什么作用,但是不扔点儿什么他心里堵得慌。
  “哎我靠,这谁呀!”楼底下来传来一声惊叫,“不想写作业也别扔本啊。”
  杜暄掀一下眼皮:居然砸中了?
  男生提高嗓门又喊一句:“缺德不缺德!”
  喊完了,这个男生似乎刚刚意识到这大清早的的确扰人清梦,再说话时倒是压低了声音。
  “不缺德,缺觉。”杜暄心里有点儿愧疚,平时他还算是挺能忍的一个人,只是昨天他写作业写到凌晨,今天又要早起去上辅导班,心里的怒火实在是压不住。杜暄叹口气,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机来看一眼,七点四十五了,妈妈马上就要来敲门了。
  果然,杜妈妈在门外喊:“小暄,起来了没有,快迟到了啊。”
  杜暄把自己的脸焖在枕头里,喊:“杜暄死啦!你让他死踏实点儿行吗!”
  “什么?”杜妈妈在门外没听清,转动了一下门把手,直接把门推开,“你说什么?”
  杜暄坐起身,平静地冲妈妈笑一下,“我说我已经起来了。”
  林廷安庆幸自家的房子在二楼,这没电梯的老楼要是爬到六层非出人命不可。他抱着一个纸箱子下楼,箱子挡了他大部分的视线。林廷安玩命地仰着头,让自己的视线飘过箱子的上沿儿,虽然也看不到楼梯,不过比全瞎强点儿。只要这个时候没有人上楼,他还是挺有把握顺利走到楼门口的。
  于是孙睿非常不幸地撞上了一个睁眼瞎。
  其实这事儿也不能全赖林廷安,他也没想到有人上楼梯的时候俩眼全盯着手机全凭感觉走。等他觉得自己撞到人的时候,孙睿已经向后仰了过去。
  “哎我CAO!”孙睿在生死时刻,运动神经爆得跟核弹一样,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就一把抓住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东西——林廷安的手腕。
  林廷安猝不及防被拽了一下,手里的箱子应声落地,整个人压着孙睿往下扑。
  “啊!”林廷安大喊一声,劈手去拽楼梯扶手。没等他抓住扶手,就觉得自己的后脖领子被扥住了。
  “呃……”林廷安瞬间窒息,他终于知道绞刑是种什么感受了。
  时间在那一秒静止,让我的灵魂出了窍……
  孙睿抬眼一扫:“我CAO杜暄你赶紧放手,这小子快死了。”
  杜暄皱皱眉,刚要松手孙睿又喊:“别别,你等我先站好了。”
  孙睿努力平衡住自己,松开了林廷安的手臂。林廷安身上的重量骤然减轻,终于觉得一丝空气从气管慢慢悠悠挤了进去。
  “呼……”他站稳脚,拽住楼梯扶手的一瞬间觉得自己的领子终于被松开了。
  深呼吸,全世界有最清新氧气……
  “我CAO!”林廷安倒出气来的第一件事儿就转过头去骂后面的那个傻逼。
  他扭过头去第一眼就看到一双AJ13。
  简直太好看了!
  红黑搭配,皮革的鞋面看起来柔软又有弹姓。
  林廷安含情脉脉地盯着那双鞋,一时之间忘了前因后果。
  那双鞋动了一下,林廷安这才恋恋不舍地把眼睛从鞋面上拔出来,不情不愿地抬起头。
  杜暄站得比林廷安高了三四个台阶,林廷安不得不仰着头看过去:挺帅气的一个男生,不过没那双鞋好看。
  “怎么回事儿?”杜暄的视线越过林廷安的脑袋顶望向孙睿。
  “这小子……嘶,”孙睿吸口凉气,扶着自己的腰扭了扭,冲林廷安说,“你下楼看着点儿。”
  林廷安心说:瞧你说的,好像你看路了一样。
  “你不也没看吗!”
  “嘿。”孙睿气乐了。
  杜暄指指楼梯说:“孙睿走的是楼梯右侧,你抱着个箱子本来就看不见路,还走左侧,撞了人还挺有理?”
  林廷安愣了一下,看看自己站的位置,的确是楼梯是左侧。
  “走楼梯走右侧,这是规矩。”杜暄淡淡地说,“不高声喧哗也是规矩,知道现在几点吗?”
  林廷安猛地瞪大眼睛。
  杜暄绕过林廷安走下来,招呼一声:“走了孙睿。”
  “哎……”孙睿掉头跟着往下走,两个人只甩给林廷安个背影。
  林廷安摸摸自己的脑袋,愣了半天蹦出一句:“你顺着窗户扔东西还敢说我不守规矩?”
  孙睿一边走,一边揉自己的腰,抱怨着:“这一下撞得我还挺疼。”
  杜暄轻笑一声:“谁让你走路看手机的,你早晚抱着手机摔死。”
  “啧,你能盼我点儿好吗?”孙睿问,“这新搬来的?”
  “嗯,大清早起来在楼底下嚷嚷,烦都能烦死。”
  “你没泼盆水下去?”孙睿开玩笑地说。
  “我扔了个本子。”
  “真的假的?”
  “真的。”杜暄忽然停住脚步,“你借我个英语本吧,我的让我给我扔下去了。”
  “我也就一个,”孙睿说,“得,你完了,没带本会被老钱絮叨死。”
  “要不我今天旷课吧?”杜暄皱着眉头说。
  “得了。”孙睿拉了杜暄一把,“赶紧走吧,不行我把我本子给你,我撕张纸就行,反正我也不怕老钱絮叨。”
  杜暄扯扯嘴角:“平时听我妈就听够了,实在不想再听别人絮叨我。”
  孙睿叹口气:“我妈说你妈太望子成龙了。要是我有你一半好,她都要跑去给列祖列宗磕头。”
  杜暄今天没睡好,情绪极端低落,他甩甩头,对孙睿说:“我今天不想去了。”
  孙睿:“杜暄,凭我跟你鬼混八年的交情,你才不会旷课。赶紧走吧,一会儿迟到了老钱絮叨得更烦人。”
  杜暄默默地叹口气,懒洋洋地跟着孙睿走了。
  周六上午杜暄要上英语班,下午要上数学补习班,从初一开始,他就没有休息过双休日,现在上了初三,每周只有周日下午没有辅导班,不过那半天不是用来休息而是用来写作业的。等到数学课结束,杜暄觉得自己脑子都不转了。
  孙睿中午就回家了,杜暄一个人从培训机构慢悠悠地往家溜达,回去早了也没用,今天家里没人。早晨出门时,妈妈塞给他一百元钱,让他自己找地方吃午饭和晚饭。杜暄跟孙睿中午一起吃了自助,晚上一个人他实在懒得吃饭,打算回去喝袋牛奶算了。
  当他走上二楼时发现202的防盗门关着,内门是敞开的,透过防盗门的铁栅栏,他看到早晨那个吵死人的男生正瘫在沙发上玩手机。屋子里传来蔬菜倒进油锅发出的“刺啦”的声音,紧跟着一股炝锅的香气飘了过来。
  杜暄顿了顿脚步,站在楼梯的第一个台阶上,听到一个好听的女声说:“小安,挪挪屁股收拾一下饭桌。”
  然后有人颇为敷衍地说:“知道啦,马上。”
  “别马上,现在就去。”
  “哦,好。”
  “挪屁股!”
  “啊啊啊啊,行啦知道啦。”
  然后就是一阵踢里踏拉的脚步声,还有桌子椅子拖过地板发出的声音。
  一个中年男姓的声音响起来:“小安,说了多少次,别拖桌子,地板都拖坏了。你给它抬起来,懒死你得了。”
  那个叫小安的嘟嘟囔囔地抱怨了一句什么,换来男子一阵笑声。
  这是一个普通的家庭的普通的晚饭时间。
  太普通了,杜暄自嘲地笑一笑,大概就是太普通了,所以自己家里很少出现这样的场景。杜暄慢慢走上楼,打开302的房门,屋子里一片死寂,他不抱希望地拉开冰箱门,里面果然除了牛奶和饮料什么都没有。他把书包丢在地上,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像林廷安那样瘫在沙发上。
  手机上QQ、微信上全是红色的99+,杜暄点开微信扫一眼,看到孙睿的留言:
  回家了没?
  杜暄:刚回。
  孙睿:你家没人吧?要不来我家吃吧,我妈今天炖了牛肉。
  杜暄:算了,家里有吃的,你吃的你的吧。
  孙睿:你家有面条吗?
  杜暄:有啊。
  孙睿:等着啊。
  杜暄把手机抛到沙发上,任凭微信、QQ“嘀嘀”的响,他一个也不想看,就在沙发上看着屋子里一点点黑下来,直到被一阵砸门声惊动。
  “来了来了。”杜暄趿拉着拖鞋过去开门,“你轻点儿。”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