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表面矜持》作者:非期而然【完结】(110)

字体:[ ]

  夏郁仰着头,感受着对方温热的呼吸。
  他知道,再过一会,喷在他的脸上的呼吸就会升温,变得灼热烫人。
  他抬起下巴:“就这样就结束了?”
  周鼎压着声说:“当然没有。”
  他垂下眼,目光落在夏郁的唇上。回忆着曾经夏郁给予他的深吻,他心下一动,又道,“张嘴。”
  夏郁勾起唇,配合地微张开嘴。
  周鼎看着眼前口腔里那雪白整齐的牙齿,红润湿热的舌头,呼吸一点点变重,心跳也一点点加快。
  他不由地吞咽了一下,然后阖上眼,重重吻了下去。
  这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由他主导的深吻。
  从头到尾他主动,他进攻,他掠夺。
  他勾缠着夏郁的唇舌,吞吃着对方的呼吸,并且一点点压低身体,不给夏郁任何逃离躲避的空间。
  他几乎把夏郁圈在了自己怀里。
  他的身体笼罩着他,他的气息包裹着他。
  吻越来越深,按在夏郁脑后的手也更加用力。
  他们的唇紧紧贴在一起,呼吸交织,是一样的急促和滚烫。
  过了许久,夏郁伸手推开周鼎,气息凌乱道:“可以了,再吻嘴唇要肿了,明天开学典礼我还要上去演讲呢。”
  说着他抬起手,擦掉了嘴角的湿濡。
  周鼎胸膛起伏,眸色沉沉地看着夏郁,一副还未满足的模样:“那我亲你别的地方。”
  夏郁闻言抬眸,望进周鼎的眼睛。
  周鼎的眼珠是纯黑色的,一眼看去像深不见底的幽潭,可现在,他却在里面看见了跳动的火苗。
  “亲哪里?”他问。
  周鼎舔舔唇,手指隔着衣服在上面轻点了点,哑声说:“想亲这里。”
  ……
  ……
  一通电话打断了屋里的暧昧声响,周鼎面色不佳地放开口中的美味,抬起头,看了眼手机:“是巫乐。”
  “接吧。”夏郁往下一蹲,灵巧地从周鼎的臂弯间钻出,坐到了床上。
  周鼎的手慢了一步,差一点就能抓到夏郁的胳膊。
  他看了眼夏郁,蹙眉接起电话:“喂。”
  电话一接通,巫乐那充满活力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周队你去哪儿了?贺狗跟林凡他们都来了!”
  “这么快?”
  “哪儿快了?现在都四点多了,你在哪儿呢?”
  “我在……”
  周鼎话音顿住,他瞳孔收缩,大脑短路,浑身的神经都在骤然间兴奋起来,因为他看见夏郁撩起衣摆,就那么当着他的面,用湿巾擦拭胸口。
  “在哪啊?你不会在哪儿都不知道吧?你到底逛到哪里去了?”
  周鼎心跳加快,目光像黏在了夏郁身上,眼里也只剩下了红白两色。
  直到巫乐又问了一遍,他才清了清嗓子回道:“没去哪,我很快回来,你们先整理东西。”
  “早整理完了,就等你呢!”
  周鼎有点烦躁,他看了眼时间:“才四点半你就饿了?”
  “大哥,明天开学今天人全回来了好吧?我刚还打了个电话给那家店老板,他们家从上午开始就一直爆满,我还是发了红包他才肯帮我留个包厢,赶紧的赶紧的!你到底在干嘛?”
  “没干嘛。”
  周鼎眉间压着阴云,“你们先过去,我很快就到。”
  “赶紧的啊!”
  “知道了。”
  挂掉电话,周鼎走到夏郁身旁。
  此时夏郁已经把皮肤上的脏污擦拭干净,他正拿着一个小盒子,细细的指尖从里面一勾,勾出一团晶莹透明的软膏,然后涂抹到红肿处,指腹画着圈把药膏揉匀。
  夏郁神情淡淡地抬起头问他:“要走了吗?”
  周鼎垂着眸,喉咙干涩:“嗯。你涂的是什么?”
  夏郁道:“消炎消肿的。明天班级聚餐,吃饭时候可能要脱外套。”
  周鼎耳根发热,胸腔里也发热:“没破吧?”
  “没有。”
  “疼吗?”
  “不疼。”
  “哦。”
  夏郁看着他:“还不走?”
  说话时,他又勾起一团药膏,涂抹到另外一边。
  周鼎喉结滚动,垂在身侧的手用力攥起。
  他们两人一个站一个坐,一个俯视一个仰视,一个衣衫整齐一个衣不蔽体,明明看起来应该前者更强势一点,可偏偏一切都攥在那个看起来弱一点的人手里。
  周鼎暗暗吸了口气,强压着心下的蠢蠢欲动道:“你明天要演讲?”
  夏郁:“嗯。”
  “那你到时候看我一眼。”
  夏郁放下衣服,用纸巾擦拭手指:“我看你的时候你没看我怎么办?”
  “不会的。”
  视线上移,周鼎脸上发热,目光却极为认真地看着夏郁的眼睛,“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所以,绝对不会错过任何一个你投过来的眼神。
  -
  饭店二楼包厢。
  贺新阳吐出鸡骨头:“周队到底干嘛去了?怎么还没来?”
  “我哪知道?两点多的时候他跟我说出去逛逛,谁知道他逛到哪里去了。”巫乐左手鸡腿右手冰啤,吃得无比开怀。
  赵修楠道:“估计是幽会小女朋友去了。”
  “不会吧,他女朋友在江城呢,估计有别的事吧,乐狗你把包厢号发给他没?”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