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表面矜持》作者:非期而然【完结】(176)

字体:[ ]

  夏郁蹙起眉,赶紧伸手扶他:“爸?”
  手才刚搭上去,父亲便猛地往后倒去!
  “爸!”夏郁吓了一跳,赶紧用力拉住他。
  但一时拉不住,只能调整姿势抱住父亲的上半身,顺着他往下倒的力跪在地上。
  他让父亲靠在怀里,然后立刻拿出手机,拨打急救电话!
  -
  当天下午,夏母和嫂子就赶到了医院。
  一看她们就是匆忙赶来的,两个人脚上都还穿着居家拖鞋。
  “怎么回事啊?”
  夏母看着床上插着各种管子,脑袋上还包着厚厚纱布的丈夫,神情焦急又无措,“你爸好好的怎么会突然脑出血啊?他没吃降压药吗?我让他带了啊!我天天提醒他吃的呀!是不是你惹他生气了?啊?是不是你又跟他吵架了?”
  夏郁垂着眼,嗯了声。
  “你还‘嗯’!”
  夏母瞪大眼,气得在夏郁背上狠狠拍了两下,又不敢大声说话,只能恨恨地用气声道,“你不知道你爸身体不好啊?我让你不要跟他闹不要跟他闹你看看现在!脑出血了!你现在高兴了?!”
  夏郁垂着头,声音很低地说:“我没高兴。”
  “你还说!”
  夏郁闭上嘴,没有再吭声。
  他抿着唇,起身把病床旁的位置让给了母亲,然后站到床尾,看着床上躺着的人。
  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把父亲气出了脑出血。
  三亚的时候吵得那么激烈,父亲声音大得像是要把房顶掀了都一点没事,这次居然只是听他说了几句,就气到血压飙升,脑血管破裂,直接倒了下去。
  好在送医及时,做手术也及时,医生说不是很严重,至于会不会有后遗症,还得等他醒了再看。
  想到这,夏郁用力地深呼吸了一下。
  明知道他身体不好。
  明知道不见面最好。
  明知道不该跟他吵。
  可是……
  可是……
  一只手轻轻在他肩上拍了拍,夏郁侧头:“嫂子。”
  赵珮潆冲他点点头:“你也不是故意的,别太自责。”
  夏郁胸口闷得慌,他此刻无比彷徨,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
  医生说父亲这次情况还好,不是特别凶险,但绝不能有下次了,说一定要让他平心静气,让他别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可难的就是这平心静气。
  夏郁觉得父亲只要看到自己,情绪就无法平静,除非……
  他低头认错,听父亲的话不再做同性恋,去跟女生谈恋爱,然后结婚生子,做一个“正常”的人。
  可这些他又绝对做不到。
  这里面无论哪一项,都能让他疯掉。
  这时,口袋里的手机震了震,他拿出看了眼。
  【周鼎:老师找你聊完了?】
  【夏郁:嗯,聊完了。】
  【周鼎:现在在自由活动?】
  【夏郁:没,我在跟老师讨论文化节的事情,我得画几幅作品出来,接下来还有的忙。】
  【周鼎:好吧,我到上海了,刚放好东西,准备去训练场看看。明天就开始集训,训练的时候没法带手机,所以我训练开始前后都会发消息告诉你。】
  【夏郁:好,知道了。】
  “你在和谁发消息?”
  夏郁抬头看着母亲,把手机收回口袋:“妈,我跟你说下爸的具体情况吧。”
  之后几天,只要一谈到周鼎,夏郁就会转移话题。
  他既不否认也不承认,能搪塞就搪塞,不能搪塞就找借口下楼买东西,即使母亲求他说谎骗骗父亲,他也还是没有点头。
  这几天父亲也一直没有彻底清醒。
  他是手术后第三天睁眼的,有了意识,但每次都昏昏沉沉,醒来没多久就又睡了。
  他每一次醒,夏郁都会躲到门外。
  次数多了,就干脆一直坐在了门外,除非母亲叫他,他才会进去。
  “要不你先回学校吧,这里有我和你妈就行。”赵珮潆端了杯芝麻糊递给夏郁。
  夏郁接过,摇了摇头:“我要不在这守着,他又得不高兴,说我态度不好,说我眼里没他。”
  赵珮潆笑了笑:“你还真是了解他。”
  夏郁扯了扯嘴角,没说什么。
  “头发该剪了。”
  夏郁抬手摸了摸发尾,看了眼道:“我下午去。”
  话音刚落,夏母就从病房里走了出来,不停冲夏郁招手:“快快快,你爸醒了,他说要见你。”
  “见我?”
  夏郁愣了愣,“他……情绪还稳定吗?”
  “我看了那个仪器,应该是稳定的。”
  夏母直接抓住他的胳膊往里拉,“快点快点,不抓紧时间你爸又要睡了。”
  夏郁被母亲拉得踉跄着走进病房,一抬头,就跟病床上躺着的父亲对上了视线。
  父亲头上仍包着纱布,整个人肉眼可见得瘦了一大圈,脸上的皮肤更皱了,眼睛也一点没了力气,虚弱又苍老,看起来像七八十岁。
  夏郁走到病床边:“爸。”
  病床上的男人冲他缓缓眨了下眼睛,苍白的嘴唇也动了动。
  夏郁会意,俯身贴耳。
  “我给你两个选择。”
  耳边的声音非常低,用的是气声,语气也淡淡的,不带喜怒。
  可就这么短短几个字,却让夏郁的心猛地提了起来。
  他问:“哪两个选择?”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