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表面矜持》作者:非期而然【完结】(76)

字体:[ ]

  这个手杖确实挺好看,夏郁也不再推辞,只道:“多少钱?”
  “没几个钱。”
  夏郁抬眼看他:“多少?”
  周鼎默了默:“不贵,就两千。”
  “发票呢?”
  “没要发票。”
  夏郁:“……”
  他打开手机,转了五千给周鼎,“好了,吃饭吧。”
  周鼎看了眼转账:“给多了。”
  说完停顿一下,想到什么似的压低声道,“之后两次开房钱我出。”
  贺新阳策略第四条:找一切机会给对方送东西,不要刻意,而是送对方需要的东西。
  贺新阳策略第五条:如果对方喜欢在财物上“互不相欠”,那么你就比对方更“互不相欠”,不管是你欠她还是她欠你,只要中间有一毛钱的差额,都要想办法将其转化成未来相处的机会!
  夏郁微蹙起眉:“别在外面说这些。”
  “没人听到。”
  周鼎又问,“这样安排行吗?”
  夏郁嗯了声。
  这样一来,夏郁心里也有数了。
  他们这儿的四五星级酒店住一天差不多五百,所以周鼎送的这根手杖价格应该在四千左右。
  他忽然有点好奇周鼎的家庭背景了。
  小给给不过给他提供了几个片子,就老是一千一千地转钱。在三亚也是,游轮没订到票,就加价买别人手里的。他们家五个人住的别墅,周鼎一个人也照样租下。现在送他手杖也是,一买就是四千块钱。除了这些,最直观的还是周鼎的穿衣打扮。
  几乎每双鞋都是联名款、绝版货,衣服也个个有LOGO,有的不太明显,但夏郁一看就能认出来。——他们学艺术的都是跟“美”打交道,时尚潮流是他们多数人都会关注的。
  出手如此阔绰,周鼎家里应该非富即贵。
  可非富即贵的家庭居然能养出这样一个纯情男生?
  有些稀奇。
  吃着吃着,周鼎忽然道:“这个红烧的你别吃,里面有酱油,吃了会留疤。”
  夏郁看着他:“你妈妈跟你说的吗?”
  他母亲也这么说过,小时候只要他哪里摔破了,家里就不会做红烧的东西,说是会让伤口颜色变深,还会留疤。
  周鼎道:“我奶奶说的。”
  夏郁点了点头:“我……”
  “六儿?周队?”
  一个声音在这时突兀又响亮地响起。
  夏郁和周鼎都是一怔,同时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只见沈佑堂跟宋祈正一块从外面走进来。
  沈佑堂一进来就道:“你们不是回家了吗?怎么会在这吃饭?”
  夏郁神色自然:“我今年不回去过年。”
  又问,“你怎么也没回去?”
  沈佑堂道:“家里没人,没意思,就又回学校了,反正我家就在这附近,回去十五分钟的事。”
  他又看向周鼎,“周、额周队呢?”
  周鼎神情淡淡,像是没有注意到那瞬间的停顿:“跟你一样,家里也没人,就先回来了。”
  沈佑堂哦了声,看着夏郁道:“让哥拼个桌呗?这么久不见,正好一块聊聊。”
  说完又补了句,“哥买单。”
  夏郁并不想拼桌,可不等他开口拒绝,沈佑堂就在他旁边坐了下来,自顾自道:“这里的老鸭煲特别好吃,要不要尝尝看?还有你最喜欢的糖醋鱼也不错。”
  周鼎忽然开口:“老鸭煲和糖醋鱼都点了,还没上。”
  沈佑堂看向周鼎:“周队也来这吃过?”
  周鼎:“嗯。”
  “好吧,点了就好。”沈佑堂点点头,把宋祈也拉着坐下。宋祈是夏郁大一的舍友之一,也是龙城人,家就在学校旁边的小区。
  坐下后,沈佑堂翻着菜单又点了几个菜,点完道:“对了,你俩怎么会在一块吃饭的?刚我问过了吧,你们好像没说。”
  夏郁简短道:“结稿费了。”
  沈佑堂只想了一下就明白过来,夏郁前段时间接了不少单子,其中很多都是画的周鼎,请摇钱树吃顿饭合情合理。
  他心下一松,笑了笑:“赚不少吧?”
  “还行。”
  沈佑堂又看向旁边的盒子:“那是什么?手杖?”
  夏郁有点烦,但面上不显,他嗯了声道:“我不小心摔到了腿,不太方便走路。”
  “摔到腿了?怎么回事?我看看呢。”说着沈佑堂就弯下腰,要去看夏郁的腿。
  夏郁皱起眉,缩了缩腿:“没事,只是有点肿,过段时间就好。”
  见夏郁缩腿,沈佑堂也没有再看,只道:“那就好,没伤到骨头就好。”
  又说,“你走路都不方便,那你一个人住学校不是很不安全吗?职工宿舍还没电梯,上上下下太危险了,要不你住我家吧?这样我能帮到你,一起跨年也……”
  这时,周鼎忽然站起身,椅子在瓷砖上拖出一条刺耳的声响。
  桌上的讲话声戛然而止,三人都一块抬头看他。
  周鼎看了沈佑堂一眼,面无表情道:“我出去抽根烟,你们继续聊。”
  作者有话要说:周鼎:我记住你了小子。
 
 
第37章 
  来到屋外,周鼎点燃香烟。
  他没有吸,只夹在指尖,任由烟雾袅袅上升。余光隔着玻璃,悄然瞥向餐厅里坐着的几人。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