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肉文  双性  生子  风弄  快穿

《今天我又被迫复活》作者:阿辞姑娘【完结+番外】

字体:[ ]

  =================
  书名:今天我又被迫复活
  作者:阿辞姑娘
  文案
  顾绒能够死而复生。
  从他意外身亡第一次开始,他每次死亡都会复活。
  以前算命的说他命不好,得取个软点的名字,不然死得早。
  顾绒不信,非改了名,第二天他就因为屁股疼,在去医院的路上被花瓶砸死了。
  他重生回死前的前一个晚上,非不信这个邪,选择打的去医院,结果出车祸嗝屁。
  第三次重生,他不敢坐车直接走路,走了五个小时好不容易到了医院大门口,碰上医闹被捅死,直接转入太平间。
  第四次……
  顾绒终于信了这个邪,但他却没料到,名字改回来也没用,他还不能不去医院看屁股,不去医院直接死。
  虽然会复活,可顾绒自小没受过这种委屈,晚上他在被窝里气哭了,却被一向和他不对付的室友听到。
  室友一时心软送他去医院,这次一路平安,顺利住院。
  顾绒:难道我和他在一起就不用死?
  后来——
  沈秋戟心里:我那个每天养生的死对头室友最近天天黏着我,他是不是想……
  沈秋戟嘴上:能不能别抱着我了?把腿放下去,手也放下去,别咬我!
  每天都在假装自己很穷的有钱狗东西攻ד清心寡欲”洁癖养生文艺少爷受
  阅读指南——
  1.受经常会“意外”死亡,死亡次数很多但是死了会复活。
  2.攻是个狗(流)东(氓)西,运气“爆棚”,永不会意外死亡的存在。
  3.校园日常单元(?)又类似无限流逃生(?)的灵异故事文,各种灵异故事,这是本【恐怖灵异】文!普通搞笑日常中不断撞邪的故事!含有恐怖元素。
  4.【【有部分读者反应恐怖,所以建议白天阅读!勇者可自行决定!】】
  5.因为第4条,所以本文又名《是勇士就半夜追更新/看到100章》(不是)
  6.其他想到再补充。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恐怖 都市异闻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绒,沈秋戟 ┃ 配角:作者微博:阿辞姑娘丶 ┃ 其它:作者不太会写文案,收藏看一下正文吧qaq
  一句话简介:我每天都在复活。
  立意:我们都要坚定不移的走科学富强道路。
  作品简评:
  顾绒因为觉得自己的名字娘炮,便不顾家人阻拦执意改了名,结果平静的大学生活就此被打破,开始频频撞邪,但是却也因祸得福意外解锁了复活的能力。同时,顾绒还发现自己的死对头室友沈秋戟,身世背景好像不一般,两人阴差阳错间,也对彼此产生了特殊的感情,从此,他们开始了某种意义上的“平淡”大学生活……本文是一篇搞笑与惊悚共存的大学校园灵异故事文,作者以流畅诙谐的文笔和一个个脑洞大开的故事情节,将主角们原本普通的大学生活变得惊险万分,本书适合读者在晴天白昼中,和炎炎夏日里阅读,感受作者带给大家如柠檬冰水一般清凉甜爽的阅读体验。
  ==================
 
 
第一邪·背疴
 
 
第1章 
  顾绒做梦梦到他死了。
  他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一个花盆从天而降,砸在了前往公交车站台的他的脖颈上 ,一击毙命,脑袋直接搬家,在地上滚了三转才停。
  意识消失的刹那,顾绒也从噩梦中醒来,他剧烈地喘着粗气从床上惊坐起来,额角的碎发尽数被冷汗打湿,耳朵也嗡嗡地鸣叫个不停。顾绒忍不住抬起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耳朵,一是为了缓解耳鸣,二是为了证实自己果然还活着,并不是死后的梦境。
  他床对面正在套衣服的男生听见顾绒的动静,从T恤领口探出脑袋,语带关心地问:“二绒你咋了?做噩梦了头痛吗?”
  “梁少。”站在男生身边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男生闻言赶紧拐了他一肘子,压低声音急急提醒他,“别叫顾绒二绒啊,顾绒他听了会不高兴的。”
  “哦哦哦!”梁少听了李铭学的话后睁大眼睛,抓了两把头发尴尬地笑着给顾绒道歉,“顾绒不好意思啊,我又给忘了。”
  二绒是顾绒小名之一,顾绒从小就觉得这个名字软过头了,跟女生的名字一样,所以不太喜欢听到别人这么喊他,偏偏刚来学校的时候,他妈妈趁他去买水的途中抓着三个室友仔细给他们交代了他名字是绒是毛绒绒的绒,小名又是什么,千万不要叫错,也别写错。
  于是室友们都有点故意逗他玩似的爱叫他小名,顾绒为此生过几次气,前段时间还差点跟他们大吵一架,他们才不得改口,但是积习难改,一时半会改不过来,还是常常嘴瓢。
  李铭学见顾绒冷汗涔涔脸色煞白,就问他道:“顾绒你没事吧?你脸色看上去很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梁少也感觉顾绒的脸色很难看,附和着李铭学的话说:“今天早上只有十点半的一节大课,要不然顾绒你就在宿舍休息吧,点名的话我们再叫你。”
  顾绒还没从被花盆砸掉脑袋的惊悸中解脱出来,提不起精神回应室友的疑问,只是揉了揉眼睛,自言自语小声念着:“……我要去改名。”
  李铭学和梁少习惯了顾绒的自言自语,因为顾绒性子就这样,话很少,更不爱笑,经常你喊了他的名字他只是一言不发的瞅着人不说话,如果你不先开口,那就别想等到顾绒出声。
  就在这时,宿舍的门忽然被推开了,外面走进来一个高大的男人,他只穿着件黑色的背心,正脖颈上搭着的白毛巾擦汗,健硕的胳膊因为抬手的动作而绷出紧实的肌肉线条。
  他抬头看了一眼还坐在上铺穿着睡衣的顾绒,就戏谑笑道:“唷,都几点了,绒绒怎么还在床上躺着啊?”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点击: